妖焰通天
字體:16+-

三十六、面子

“我這一招叫觸龍倒,你可要招架好了。”

瞧見這一幕,鷹逆眉頭瞬間皺起。

在他還未開啟靈智之時,對這些毒物就比較抵觸。

便是其開啟靈智后,對這些自身帶有劇毒,又或者似穢污鬼手那種穢寶,都持有警惕的心態,免得被其沾染了,需要耗費很大的代價才能夠剔除。

瞧見這赤目神君忽地放出自己的尾針,鷹逆也不敢怠慢。

登時催動風卷云涌迎了上去,企圖攔下這觸龍倒。

可是這能夠攔下劍梟手中劍光的法力,對付這觸龍倒卻起不到一絲作用。對方如入無人之境一般,一路緊逼,離鷹逆越來越近。

看到這一幕,鷹逆只得將那大流光蓄元陣給摸了出來,探手一按就顯現出一道金光,將這觸龍倒給攔住。

可是阻擋這根觸龍倒,那堅固的金光也發生了巨大的波動。

很顯然,抵抗這根毒針,未完全發動的大流光蓄元陣也有一些吃力。

然而就在這時,那玉面千歲的身影忽地一閃,就出現到鷹逆的身后。

如同瞬移一般,鷹逆完全沒有看到她的移動軌跡,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鷹逆身后。

緊跟著,就是一道駭人之極的利爪向鷹逆抓來。

這等攻擊對鷹逆來說,卻是極為熟悉不過。

正是與那金鬃獅王的手段差不多,結合了神魂、肉體與法力一同施展。威力自然要比尋常的法器的厲害的多。

此刻鷹逆的大流光蓄元陣正在抵擋那赤目神君的觸龍倒,還真沒有什么手段來應對這玉面千歲。

若是牛青、硨磲他們都在自家腹中洞天內,那么無論是飛出遮天鐃鈸還是枯木盾,都可以輕松應對。

然而此刻卻得指望鷹逆自身來應對。

且無論如何,都不能在這些小廝面前墮了面子。

下一刻,鷹逆就嘿笑一聲,催動長空流虹,暴躁的法力在他身下猛然炸開,強烈的推力將他生生向上空拔高許多,險之又險的避過了玉面千歲的攻擊。

同時鷹逆也將那大流光蓄元陣收了起來,任由那赤目神君的觸龍倒與玉面千歲的攻擊撞在一團。

躲過他們攻擊,鷹逆又催動風卷云涌,化為柄柄利刃向他們兩人絞去。

既然這人都開始施展殺招,鷹逆也就不留手,同時凝聚一些破云透月以備不時之需。

而這時,那赤目神君的觸龍倒則忽地掉轉方向向鷹逆攻去。

玉面千歲也猛然向上竄來,一道道凌厲的攻擊直奔鷹逆而來。

面對這等攻擊,鷹逆冷笑一聲,就直奔那赤目神君而去,幾柄破云透月向玉面千歲甩去。

面對赤目神君的觸龍倒,直接大嘴一張,在其攻向自己之時,直接將其吞入腹中洞天內。

赤目神君忽地失去了觸龍倒的聯系,心神大亂。

不待張口大罵,黑白相間的法力,就瞬間將其裹住。如同無數刀子抵在他身上也似,瞬間將他的肢體用力的掰扯向一旁。

在赤目神君準備抵抗之時,才發現一道破云透月自風卷云涌中悠悠飄出,對準著他的腦袋。

而此刻,面對許多柄破云透月夾擊的玉面千歲,也是一步步后退。盡管他拼命攻擊,依舊難以轟碎這凝練無比的破云透月。

而就在他抵抗這些破云透月之時,卻不知道,一個剎那天羅在她身后悄然生成。

待玉面千歲被剎那天羅囚禁住時,正準備奮力掙脫,就又忽地凝聚出更多的剎那天羅,將這玉面千歲一層層包裹其中。

而他前面去的那些破云透月卻悄然散去。

待制住這兩人后,鷹逆才悄然落了下來,將那玉面千歲與赤目神君一同擒下來。

看到這一幕,毒王峰與映霞峰的妖怪都是大急。

待鷹逆就他們兩人擒到三仙峰上后,才抱拳笑道:“兩位妖王承讓了。”語畢,才撤去了對他們兩人的束縛。

并用法力裹著那赤目神君觸龍倒還給對方。

“剛才怎么回事,我的觸龍倒忽然就失去感應了。”赤目神君接過觸龍倒后,皺眉問道。

鷹逆搖了搖頭笑道:“這個就不能告訴你了,這是屬于我自己的秘密。”

一旁的玉面千歲則一臉媚態的笑道:“鷹道友果然厲害,小妹佩服。”

鷹逆聞言,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對于這兩位鄰居也有了大致的判斷,這赤目神君雖然手段厲害,且又有著令人心驚的觸龍倒,也足以威懾一眾宵小。可是他卻是一個直來直去的性子,一般來說還好應對一些。

而這個玉面千歲不但有著與赤目神君相仿的戰力,且又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人。與鷹逆斗了一場雖然敗了,卻不顯出一點怒色。反而不論年齡直接就自稱小妹。

與這種人接觸,反而要比赤目神君更加麻煩。

既然決定長期在這里居住下去,鷹逆就必須得跟這兩人打好關系,這樣才能夠將無定坊的生意漸漸拉到漠洲來。

可與妖怪交際,又不能一味的低聲下氣,有必要的時候,還是得量一量肌肉才行。

“哪里,哪里。我修為不及兩位妖王,此時能夠僥幸沾點便宜,也是有投機取巧的成分在內,若是沒有那大流光蓄元陣圖,只怕此刻都已經種了赤目妖王的觸龍倒,你要是不予我解毒,這就只能一命嗚呼了。”鷹逆擺了擺手謙虛道。

聽到鷹逆的話語,赤目神君面子得意保住,才稍微好受一些,心中想要去問他究竟是怎么收了自己是觸龍倒,但是一想,這人怕也不會告訴他,索性就絕了這個念頭,道:“不管如何,都是我們輸了,今天的血食就有我們來承擔吧。”

赤目神君倒也輸的坦然,不做過多解釋。

一旁的玉面千歲,見狀笑了笑,也贊同這個建議。

知道了這人修為足夠做他們的鄰居,也就不做過多為難,一時間氣氛也就變得熱絡了起來。

鷹逆則笑道:“我投機贏了兩位,算不得數,這次約斗算是我輸了,今晚就由我來招待大家。你們也瞧見了我三仙峰上別的不多,就血食多,今兒個大家敞開了肚皮吃,千萬不要與我客氣。”

聽到了鷹逆的話語,赤目神君與玉面千歲對視了一眼,有些拿不定注意。

“怎么,怕是招待不好你們不成?這么不給面子?”鷹逆又佯怒道。

玉面千歲見狀笑道:“這怎么敢呢,只是這輸了還在你這里蹭吃蹭喝,心里有些過意不去啊。”

“第一次見面談什么輸贏,我也完全是僥幸。哪來那么多屁事,只要我們玩的開心就好。還有酒水管足。”說話間,鷹逆就摸出一缸酒水放在眾人面前。

看到這一幕,那赤目神君大笑道:“好,既然如此,今晚就在你這三仙峰上好好吃一餐。”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