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十四、羊虎斗

前一刻,鷹逆眼中還是古樹、綠蔭與藍天。

可是待劍梟喚出大羅紛光后,鷹逆眼前的光景瞬間大變,鷹逆甚至都不記得他是怎么出劍的。

只知道此刻眼前出現了一副色彩繽紛,光怪離陸的世界。

他不能清楚的敘說這是怎樣一副畫面,可是總感覺是他曾經所經歷過的所有過往。

就像是一副著色很重的抽象畫一般。

鷹逆來不及感慨,就生出一股極大的危機感。當下迅速架起遁光向后飛遁而去。

可是不管他怎么飛遁,這刺目的面面都始終出現在他眼前。

下一刻,鷹逆緩緩閉上眼睛,這時才感覺到了他所身臨之地。

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劍意,如同浪潮一般向鷹逆瘋狂涌來。

面對這等從視覺上混淆自己,然后在暗自施展殺招的手段,鷹逆也是不曾遇見。下一刻就將自家那罡煞互生的法力化為一團流云,瞬間將自己完全包裹著,然后一絲絲向外擴張,去抵御那些襲來的劍光。

在鷹逆堪破了陰陽小成后,罡煞之氣互生互漲,威力在一定成都上也提升了不少。

特別是此刻,他將自己的地巽陰煞也轉化為護護界罡風,使得自己的手段更加兇猛純粹。

可即便如此,在這磅礴的劍潮之下,依舊感覺壓力很大。

就仿佛自己置身與一片滔天的巨浪之下。

盡管鷹逆的法力沖出去后,就會被一波波恐怖的劍意攪碎,可是卻依舊不妨礙他繼續沖擊的念想。

當下鷹逆就利用風卷云涌的多變性,將這些潰散的法力收集起來,然后再度向這些無處不在的劍意沖去。

就這樣,那大羅紛光的劍意在一點點向鷹逆逼近,鷹逆也在利用在家的法力瘋狂抵抗。

可即便如此,他能夠活動的范圍依舊是變的越來越少。

便是體內的法力也越來越貧乏。

看樣,單單使用法力還是無法破了劍梟這一招。

而且不能任由他將這一招用出來,而必須在他這一招使用出來之前就打斷他。

當下鷹逆就摸出那大流光蓄元陣準備防護,下刻卻是恍然,這劍梟是用這一招幫他磨礪法力呢,想來定然不會傷了自己。

也就收了大流光蓄元陣與法力。

在鷹逆收了法力之后,那劍梟也瞬間就將劍光收了起來。

鷹逆這才駕著遁光來到下方,嘆道:“劍梟道友神通厲害,在下佩服。”

“你這人太過狡猾,我就不喜歡和你一起玩耍。不管怎樣,到最后總覺得吃虧的是自家。說白了,還不是想讓我使出手段來幫你磨礪法力。”劍梟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這不是我修為不足嘛,就算是使出手段,道友你也未必看的上。”鷹逆尷尬的笑了笑。

“是啊。鷹道友陰陽小成就已經如此厲害了,待你成長下去,那還得了,到時候只怕我們兩個加起來都不是你的對手。”千盤居士也在一旁調笑道。

“你們就可勁的捧我吧,到時候再讓我好好跌一跤才會高興。別的不說,就劍梟道友方才那一擊,我就要很長時間都難以抵抗,如果不能破開這一招,怕是一直都難以是你們的的對手。”鷹逆道。

“這個破解之法,我可是不能告訴你。”劍梟也嘿笑道。

就這般雙方打了個哈哈,互相調笑一陣便各自盤坐在地調息。

待鷹逆恢復好了以后,就會去尋那劍梟斗上一場。

盡管大多數時候,都是由劍梟來幫鷹逆磨礪法力。可鷹逆有時候也會用破云透月和那些未煉化的護界罡風幫劍梟磨礪一番法力。

赤鱬王看他有在這里常住的念頭,也就尋了一處盤坐在地溫養神魂去了。不去管這鷹逆的所作所為。

十天后,鷹逆又與劍梟斗過一場后,才駕著遁光向東飛去。

雖然沒有喚那赤鱬王,后者則在鷹逆起身的一剎那,就也架起遁光跟了上去。

這般一白一藍兩道遁光,就離開綠盤州向東面飛去。

千盤居士與劍梟兩人瞧了一眼,就又各自恢復到修煉的狀態。

冷清的綠盤州上,倒是的多了八個咿咿呀呀的小樹人。

至此,鷹逆也算是在這漠洲內有了幾個朋友,算不上孤零零的新人。

然后尋一處安身之處就可以好好修行了。沒有了那些頂尖宗門的騷擾,鷹逆的修行進度想必要快上去多。

想要去尋自家師傅的轉世之身,最低也得有分念大成的修為吧。

若不然遇上類似千盤居士或者黑眼妖王這種硬茬,鷹逆的下場肯定會極為凄慘。

三千里看似很遠,在鷹逆這遁光驚人的老妖這里,卻也沒有多遠。

唯一讓鷹逆有些無奈的事,這東荒漠洲太過荒涼,飛遁許久,映入眼簾的都是荒漠,與零零碎碎的低矮灌木。

若不偶然可以遇見的綠洲,就似是一直在原地一般,不管怎么飛行都映入眼中的場景都是一模一樣。

這還是鷹逆這等修為高深的老妖,都生出了這種感覺。

若是喚作尋常的人類,只怕在這漠洲上走不了多久就會崩潰掉。

怕這也就是人類的足跡無法進入漠洲的原因吧。

三千里外,子母朝陽山。

鷹逆所要暫居之地,卻是飛行了許久都不曾見到。

就在鷹逆不準備去理會此事,安心飛行之時。

忽地瞧見前方有一片不小的山脈,仔細看看,似乎像是一大一小,兩座連在一起的子母山,當即就駕著遁光飛了過去,欲尋人問一問地名。

這身邊沒一個漠洲的本地通向導,還真是有一些難捱,什么事情都得從頭開始。

就這樣鷹逆與在這山上尋了許久,企圖尋一倆個能夠交流妖怪,問一問地名。

只是這漠洲雖然是妖怪的地界,可是妖怪的形成也非是大白菜一般一種一片,又或者人類十月懷胎,一胎就一個或者兩個。

得有一定的天資和機緣,再伴上很久的時間,才能夠有一兩個開啟靈智慢慢修行的妖怪。

因此,這漠洲雖然聚集了絕大多數的妖怪,可是依舊不是隨處可見。因為妖怪的數量實在是稀薄。

除了雞鳴城、寶象城這等妖怪聚集之地多一些,尋常的荒蕪之地還真不是隨處可見。

鷹逆尋了許久,既然尋不到妖怪,又無法確定山名,生怕就此結廬而居,觸怒了本地的山大王,正在頭疼之際。

發現了一處山林荊棘之中有一些動靜。

待鷹逆走近之時,才發現是兩只動物正在追逐。

前面一路逃竄的是一只金色的無紋老虎,身上已經是鮮血淋漓。

后面猛追的則是一頭黑漆漆,如同泥地里剛剛滾過一遍的小尾寒羊。

瞧見這一幕,鷹逆也是覺得新奇,今兒個竟然第一次見到這食草的追著食肉的跑。

----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