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四、妖神宮 大力門 萬妙山莊

鼠真聽聞了鷹逆的話語,“哦”了一聲,也就不再多話,將他向那些受傷的妖怪之處引去。

這人在戰事剛剛結束之后,就向他的朋友報平安,而且前番還送了自己一件寶貝,似乎也不像是罪大惡極之人,怎么會有如此多的人類修士追他。

難不成在其他洲,人類與妖怪的關系就這么緊張嗎?

且不說這黃鼠精鼠真心中所想,遠在江州郡的詩寒收到了鷹逆的傳音符后,也是頗為開心,馬上/將這個消息告知了希夷先生,這希夷先生聽聞了自家弟弟無事后,就拿出五百凝靈丹交給詩寒道:“詩掌柜,請大伙兒好好吃一頓好的吧,順便慶祝一下江州郡無定坊分坊開市。”

詩寒點了點頭接過這些錢,自然明白他是想借此感激自己,同時也算是為他兄弟沖沖晦氣。

遠在東荒漠洲寶象城內的鷹逆,此刻則終于來到了這些受傷妖怪的匯聚之處。

一個滿臉褶子的老頭,在一個木制的缽盂內搗鼓著一些綠色的濃稠物體,來一一敷在他們的傷口上。

這安置眾妖的地方,是一個簡易的棚子,到是像極了人類世界的馬廄,這些妖怪倒也無人去在意這件事情。

一個個或坐或躺,哼哼唧唧的,嘴中咒罵著什么。

待他們看到鷹逆的到來后。

那滿身濃密毛發的妖怪指著鷹逆大喊道:“你不就是那個將人類引了過來的鷹妖嗎?”

“正是在下。”鷹逆答道。

“好你這雜毛鳥,竟然還敢回來,瞧瞧你把我們兄弟都給禍害成了什么模樣。”那妖怪大喊道。

下一刻,一眾妖怪終于尋到了此事的正主,便一個個嗷嗷叫了起來,要尋這鷹逆的晦氣。

鷹逆瞧了瞧前番還躺在地上似是沒法動彈一樣,此刻卻是一個個生龍活虎。看樣這些妖怪們,真的不似人類那般嬌嫩,到都是一個個上好的糙漢子。

那老頭瞧見這群祖宗們又鬧騰了起來,也是急的不行,大喊道:“各位大爺,你們就別鬧騰了,好好坐著,免得傷口再度拉開,到時候又得我這小老頭忙活半天。”

鷹逆也是慌忙向這一眾妖怪拱手道:“諸位兄弟,請先不要生氣,且聽我把事情與你們一一道來。”

“我看你還能說出一朵花兒來不成,只要你不能給我們這些兄弟們一個好的交代,今天就定然要讓你好看。”一妖齜牙咧嘴的喝道。

“我本來只是西蕪岳洲云華國蕩燕山上的一個小妖怪,因為機緣巧合,幸得真修士的青睞,這才跟著我師傅修行了一段時間,隨后師尊遭人算計,便只能一路逃命,進入中土神洲后,這些人又見不得妖怪,便聯合起來一起追擊于我。我一路向東逃竄,也只是為了尋一個庇護之所,這才來到了適合妖族生存的東荒漠洲。”

“可是哪曾想,即便是來到了東荒漠洲,這些人類修士還是緊追不舍,因此才不得不尋一個名頭,想讓大家來幫一幫我,卻是沒曾想這件事情卻是連累的大家。”鷹逆一臉懊惱的說道。

“雖然你這雜毛鳥也不太容易,可是終究還是拉了我們這群兄弟給你當墊背,這事于情于理都是你的不對啊。”一妖怪喊道。

“是啊,你看看我胸口,背上,還有大腿上的傷勢,這可都是幫你攔截那些人類修士時造成的傷害,這一點無論如何你都跑不了吧。”又一人說道。

“他娘的,你們那傷勢算什么,瞧一瞧老子這毛臉都給毀成什么樣子了,這樣以后那還有女妖喜歡……”那毛發濃密的妖怪一臉悲慟的說道。仿佛毀容對他來說,就似天塌下來一般。

鷹逆瞧了瞧他臉上那傷勢,等結痂以后,怕是任誰也瞧不出來,除非把他那濃密的毛發給翻一邊才行。

一旁的黃鼠精鼠真,瞧見這一幕,也是急得一頭汗,這人不是說來道歉的嗎?怎么三句話,就引起了這么大的情緒波動,這樣下去還怎么收的住。

“是啊!所以在妖神宮黑眼妖王將我救下來以后,我就第一時間來向諸位道歉了,希望諸位兄弟不要罪責于我。”鷹逆一臉歉意的說道。

聽到“妖神宮”和“黑眼妖王”兩個詞,這些妖怪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那寶象王之所以能夠在漠洲割據一方,不但因為他自身實力強大,還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他有一個在妖神宮供職的堂哥,有了這么一層身份,才得意這么愜意的生活在東荒漠洲。

而這鷹逆能夠和妖神宮的某位妖王攀上關系,自然不是他們這些小妖可以得罪的。

可是就這么將這件事情揭過去,到也不太符合這些糙漢子的脾性。

當即就有一個妖怪在人群中怪腔喊道:“你這道歉也忒沒誠意了吧。”

待眾人向他看去,這人則早就身子一矮,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鷹逆這才摸出幾個白玉瓶子交給那老頭道:“這些是生肌散,可以快速愈合外傷,麻煩老丈您敷在他們身上,看看效果可否如意。”

“還有,各位在此事中受到牽連的兄弟,都可以來我這里領十凝靈丹作為賠償,這些凝靈丹可以助漲修為,也能夠快速恢復法力,大家留著去人類的世界購買所需的東西也可以,是修士間的通行貨幣。”說話間,鷹逆又摸出許多凝靈丹,一一給這些妖怪們分發。

這些妖怪見到好處后,也自然不去發鷹逆的牢騷。待一一接過這些凝靈丹,且嘗了嘗,確實如鷹逆所說一般,一個個就都變的眉開目笑。

“還是兄弟你仗義。其實就是沒有這些凝靈丹,大家也不會怪你的。這算怎么回事,咱們妖怪爭斗,那次不是皮開肉綻,這傷勢對咱們來說都是小事。”滿臉濃密毛發的妖怪當即笑道。

“是啊,你真仗義,既然如此,這事就算過去了,大家今后就算是一家人了。”

這些妖怪們拿到了鷹逆的好處,又知道了鷹逆的底細,自然不會再去尋他的晦氣。

一番熱絡后,鷹逆才說道:“諸位兄弟,你們先養傷,我去得去向寶象王鄭重的道個歉,不然事后,他老人家定然會尋我晦氣。”

聽聞了鷹逆的話語,眾多妖怪都的信以為然,一個個點頭,并勸鷹逆快些離去。

待鷹逆與黃鼠精鼠真一同離去之時,瞧見這鼠真眉眼間露出一些羨慕的神色,這才悄然又摸出三十枚凝靈丹遞了上去,道:“多謝鼠真道友方才好心提醒我,這些凝靈丹權當送你做見面禮。”

“使不得,使不得!無功不受祿,我怎么能接下你這份大理呢。”鼠真慌忙擺了擺手,不愿意去接這些凝靈丹。

“怎能是無功不受祿呢,我等下還有一些事情要問鼠真道友,你若是不收,我也就不好意思問了。”鷹逆又道。

聽到鷹逆有事情問自己,鼠真這才有些靦腆的將這些凝靈丹收了起來,問道:“你有什么事情問吧,只要我知道,就一定會告訴你,若是不知道,我也會想辦法幫你探出來。”

似鼠真這種經常混跡于街頭巷尾之中的小妖,別的不說,消息絕對是足夠靈通的。

而鷹逆也是想尋個由頭,將這凝靈丹塞給他,若真要找一件事情問一問的話,一時間還不知道該怎么問。

當下腦子一轉,鷹逆就開口問道:“他們似乎都非常害怕這妖神宮,這妖神宮可有什么來歷嗎?似乎那黑眼妖王自家的名字非常響亮,一說出來,那些人類的修士就被全部嚇跑了。”

“你說這個啊,看樣你真不是漠洲本土的妖怪,在漠洲又有誰人不識得這妖神宮。那妖神宮可是代表著妖族最高的戰力,但凡的妖怪,都想著有朝一日能夠進入妖神宮之中,這般不但能夠學到高深的功法,而且再也沒人敢來找你麻煩。”鼠真一臉驕傲的說道。

“這么說來,這妖神宮就是漠洲最厲害的勢力了。”鷹逆又道。

“那是自然的。”

“可是我在岳洲的時候,就有著岳洲三宗,華顏宗、玄機山和神農谷。中土神洲又有五宗,五行淵、順天宗、靈寶閣、正一門、太白天府門。難道咱們漠洲就只有一個妖神宮嗎?”鷹逆有些不解的問道。

“哪會只有一個妖神宮,我們漠洲也有三大勢力,妖神宮只是妖族之中最大的勢力,還有一個大力門,是怪族的聚集地,但凡土、石、水、火修煉有成,都會被召集進大力門中。而第三大勢力,就是由精物主宰的萬妙山莊,搜羅了漠洲所有的草木之精。”鼠真又慌忙解釋道。

兩人聊天之時,卻已經來到了寶象王的住處。

鼠真正準備上前去通報,卻看見了那寶象王正向外走來。

“好你這小妖,本王不去尋你,你竟然敢找上門來!”

聽到這聲音,一旁特意壓制氣息的赤鱬王眉頭不覺的皺了皺。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