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一一八、妖神宮 黑眼

見到這道劍光后,鷹逆登時心頭大喜。

那赤鱬王雖然猜到了鷹逆準備用這些土著妖怪來抵御追兵。

卻是在大方向上完全猜錯了。

鷹逆要做的事情,是由這些土著妖怪來一點點給他們施壓。

最好將這件事情鬧的越大越好,到時候激起漠洲眾妖的憤怒,就可以實現反包圍,以無窮無盡的妖怪來包圍這些人。鷹逆這時就可以渾水摸魚,來打他們一個反擊。

鷹逆不但要在東荒漠洲內好好的生活下去,更要狠狠的咬掉他們一塊肉,將這些追兵全部給拿下來。

這些追擊自己的人都是四宗內的高手,特別是那些靈寶閣的弟子,定然一個個富的流油,只要將他們洗劫了,鷹逆就不愁沒有寶貝去招兵買馬。

只要尋一個山頭安定下來,再網羅一大群嘍啰,到時候就算是這赤鱬王想要尋自家麻煩,也得掂量掂量。

因此在鷹逆面對華鳴倫的這記攻擊之時,登時一臉驚恐的向一旁躲去。

可是他身后立著那渾身是毛的妖怪,一個躲避不急,就遭殃了,直接被斬的鮮血之流。

看到這一幕后,有幾個自持本領不錯的妖怪,便架起妖風,直接向那流光舟撲了上去,大罵道:“該死的人類,竟然敢在我們漠洲逞兇,給我納命來。”

面對他們瘋狂的攻擊,這些操控流光舟的靈寶閣弟子,自然不能坐以待斃,登時遁光加速,就撞了上去,堅硬的流光舟直接就將這幾只妖怪給從天上轟到了地面。

而這時一個掛著象鼻的妖怪忽地架起遁光飛了起來,鼻子一卷就將這幾名妖怪裹了放在城內。張嘴大喊道:“方才有人給我說,有一波人類進入漠洲內鬧事,我還不太相信,現在瞧見了,才知道你們這些人類膽子也忒肥了吧!竟然敢來我寶象城內鬧事,莫不是活膩歪了。”

鷹逆瞧了一眼那象妖,氣息圓潤無暇,又生生不息。顯然最低也是一個陰陽大成的修為,且他那鼻子竟然與法寶一般無二。這也是看的鷹逆大為傻眼。

他這個跟著人類修行的妖怪,斗法手段到是與人類一樣。卻是從來都不曾想過,這妖怪竟然可以把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祭煉的如此厲害。

一旁那怯弱的黃鼠精瞧見這一幕后,又湊到鷹逆跟前說道:“放心吧,寶象王既然出手管這件事情了,他們也就沒有任何辦法了。”

而這時,那四艘流光舟內沉默了片刻后,道:“不知這位妖王怎么稱呼,我們來此只是為了尋一只鷹妖,沒有想要與你交惡的念頭。只要你將那鷹妖交出來就可以。”

“開什么玩笑,你們一群人類修士,來到我寶象城內,讓我寶象王交出一個妖怪給你們?難道我寶象王在你們這些人類眼中就如此不堪嗎?既然如此,就只有將你們作為入侵者對付了。”那寶象王悶哼一聲,長鼻忽地擴長,如同一條鞭子一般,狠狠抽打在那流光舟上。

流光舟內的靈寶閣弟子瞧見這象鼻來勢兇猛,也不敢托大,當即就祭出一些法器,向這象鼻攻去。

這寶象王率先攻擊的流光舟正好是靈寶閣的流光舟,這些承載了其他師兄弟希望的靈寶閣弟子,一個個都是富得流油,身上的寶貝多的數不盡數。

只是一個照面,就明晃晃的滿目盡是寶貝。

看到這一幕,下方的妖怪們登時一個個眼熱。便是那寶象王也有些把持不住,這些人類竟然這么富裕,如此以來,就得將他們全部給留下來才成。

有了這般念頭以后,那象鼻再度甩去,就將這些法寶給狠狠的向下方抽去。

同時寶象王也裹了幾個自家看著眼熱的寶貝給強行的掠奪過來。

鷹逆見這等亂勢可為,當下就催動法力裹了一柄鎮尺模樣的寶貝,收回來后,直接丟給身旁的黃鼠精,道:“送你了,拿好,千萬別讓這些人類再搶走。”

那黃鼠精一臉呆滯的接過這寶貝后,整個人都傻眼了。

其他妖怪看到這一幕后,也都慌忙向那些散落的寶貝撲去,槍一個是一個。

妖族正是因為不善于法器的煉制,才會一個個都不曾有寶貝傍身,便是乾坤囊這等寶貝,他們也很少有人用的起。就算說是一貧如洗也毫不過分。

這些人類修士的入侵,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寶庫。

瞬間就能夠讓一波妖怪富裕起來。

而那些丟了自家寶貝,或者弄丟了師兄弟寶貝的靈寶閣弟子,登時就把持不住了。雖然他們不愿意太過去得罪這些妖怪,可是這些妖怪的所作所為,簡直太他娘的氣人了。

登時,就加大力度,催動流光陣狠狠的撞在這寶象王身上。下一刻這流光舟上就光芒大作,化為一道青色的利劍向下方劈斬而去。

有了這一只流光舟率先發起攻擊,其他流光舟頓時也爆發出莫大的威能。

便是那華鳴倫也不再留手,劍光一次次的向鷹逆所在的地方轟去。

鷹逆見狀便也不抵抗,只是在這寶象城內不停的躲閃,任由這劍光來摧毀自家身旁的寶象城。

這般鬧騰了一陣后,這本就簡陋的寶象城也給摧毀的不堪入目。

鷹逆見自家的念頭已經達成后,就操起遁光快速向東飛去。赤鱬王見狀也緊隨其后。

那四艘流光舟見鷹逆離開后,便也不再破壞,而是收了神通朝鷹逆追去。

狼狽不堪的寶象王看了看自家的地盤,被這些人類如此糟蹋,也是頗為心疼的,當他摸了摸手中的兩件寶貝后,這才稍微好受一些。

只是礙于身邊有其他的妖怪,也不好露怯,當即就開口大喊道:“這些人類欺人太甚,一定不能任由他們繼續囂張下去,我這就告訴我的堂哥,由他來幫我出這口惡氣。”

說完了,這寶象王才摸出了一張傳音符,將這里的事情告訴了他那在妖神宮供職的堂哥。

而鷹逆在與這四宗的高手打了一個照面后,就快速離去。

待他們再度向鷹逆追來之時,就是劍光與攝神鏡輪番攻擊。

面對他們的劍光,鷹逆直接由糜竺、紅羽君、無小花幾人來應對。

而那想要降低自家遁速的攝神鏡,鷹逆則直接用大流光蓄元陣來將其隔阻。

雙方在試探性的交過幾次手后,鷹逆反而利用長空流虹與這些人的距離拉的越來越開。

在四刻鐘后,鷹逆又遇到了第二座妖怪建造的城鎮。

當下便效仿之前,直接就撲入這座城鎮內,大喊道:“有一群人類修士進入漠洲大開殺戒,漫天紛飛的法器簡直太恐怖了,我剛剛從寶象城過來,那寶象城已經被毀了,大伙兒趕快逃吧。”

說了這句話后,鷹逆就操起遁光快速離去。

那些聽了鷹逆話語的妖怪都是將信將疑,卻是沒有一絲害怕,而是等著那漫天的法寶送上門來。

待這四艘流光舟飛過上空后,他們便直接沖上天際,向這四艘流光舟攻去。

只是,這四宗的修士在慌著追擊鷹逆,也就沒有心思理會這些妖怪,而是直接催動遁光硬生生撞了過去,繼續向東追擊鷹逆。

一些倒霉的妖怪,就這般被轟下了天空。

待他們證實了那鷹逆的說法后,登時都躁動了起來。

這般敢于來到漠洲攻擊妖怪的人類修士,簡直就是香餑餑,只要將他們拿下來,就會有數不盡的財富。

登時,大片的妖怪向那四艘流光舟追去。

鷹逆此刻的所作所為,就是將這件事情鬧的越大越好,就像他們當初追擊自己一樣,最好讓這東荒漠洲的妖怪都去尋他們的麻煩。

到時候,自己才能夠絕地反擊,甚至,從這些人身上榨取一些好處。

可是不待鷹逆尋到第三座妖怪聚集的城市之時,就被一白羆妖給攔了下來。

鷹逆看著這只頂著一雙黑眼睛的白羆,皺眉到:“你是誰?”

“幫你解決麻煩的人。”那白羆答道。

聽聞了這人的話語,鷹逆愣了一愣。身旁的赤鱬王卻是瞬間打起精神,一副戒備的模樣。

這沒頭沒腦的丟這么一句“幫自己解決麻煩”,天上掉餡餅的事,鷹逆才不信。

待鷹逆正準備操起遁光離去之時,那白羆又道:“你現在敢走的話,就將被視為是妖神宮的敵人。到時候追殺你的人,不但有岳洲、神洲的四宗,還會再加上一個漠洲的妖神宮。”

聽聞了這人的話語,鷹逆也登時不敢妄為,皺了皺眉頭立于一旁。

而這時,那四艘流光舟才以極快的速度向鷹逆沖來。

白羆妖王則當即大喊道:“妖神宮黑眼恭送諸位。”

聽聞了這白羆妖王的話語,四艘流光舟頓時停了下來。

“給你們三息時間,再不離去,就視為對妖神宮開戰。”白羆妖王見他們沒有離去的念頭,又道。

四艘流光舟聞言,登時化為道道流光消失在鷹逆面前。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