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九十七、收網

聽到癩七的話語,鷹逆也是皺了皺眉頭。

自很早之前,鷹逆就從黃羽與姜小土身上明白了一個道理,不管大人物,小人物都會有他的用武之地,因此才會將這蟹寶與癩七留在自己身旁。

蟹寶的用途在他那能夠再度長出來的蟹鉗,與前番替鷹逆阻擋破元針的攻擊,就已經看出來了。

而這癩七的用途則更顯而易見,因為他本就天賦異稟,有著讓人望塵莫及的特殊本領。

因此鷹逆雖然將他囚禁了,也不曾完全封鎖他的嗅覺,還是給他留有一定的空隙,讓他去尋找周圍有可能出現的寶貝。

這時癩七將鷹逆喚了下來,難不成他在這周圍發現了寶貝。

“什么事情?”鷹逆開口問道。

“我聞到了一個特殊的味道……”癩七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癩七與鷹逆說這件事情,也是鼓足的很大的勇氣才來說的。因為他身旁那凄慘的蟹寶,使得他明白自己這個新東家,也不是太好講話。

他也不確定與其說這件事情,會不會開罪這個新東家。但是不說的話,以后要是出現做什么事情,不用說,鐵定會罪責與他。

“可是發現了什么寶貝?在哪里?”鷹逆聞言喜道。

“就在仙長你身上,有一種很特殊的問道。”癩七。

鷹逆聞言聞了聞自己,嘀咕道:“沒有啊,我怎么聞不到。”

“這是一種很特殊的味道,一般人聞不到,但是在我這里卻是極其濃烈刺鼻。”癩七又解釋到。

鷹逆聞言點了點頭,也明白為何他看那姜小土會說這人渾身是寶,而自己卻是不曾發現。

當即鷹逆又問了一句:“我身上的這特殊味道又是從何時開始有的?”

“剛剛才有。”癩七又答道。

“可是方才我受傷的時候?”

“應該正是那個時候。”

“嗯,我知道了。給你這次的表現作價一千凝靈丹,下次再接再厲,好好表現。”鷹逆笑道。

語畢便架起遁光直奔九千丈之上的高空。

心中則開始思緒,這些人偷襲自己,不為將自己誅殺,而只是為了在自己身上種下一道靈符,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盤。

很顯然,這些人是想要誅殺自己為后快,不管曾經是否有什么恩怨,光是那一萬多凝靈丹的賞金,還有自家身上被他們各種謠傳的寶貝。

都足夠他們鋌而走險。

此刻這些人放自己離去的原因,唯一說的通的就是,這些人不但要拿下自己,還要活捉自己。

只有活捉了自己,才能夠將自己榨干榨凈。

就像那黃皮兒與老殼子,死了以后能夠獲得的收益也寥寥無幾,除了食物與骨頭,還真沒啥好處。

雖說與死人講道理最方便,可是活人才能夠榨出更多油水。

有了這樣的想法以后,鷹逆也就明白了這些人的目的。

在自己身上種下這道靈符,只是為了尋找自己之時更加方便。

在這時,鷹逆又忽地想起,當時便是自己換了皮面,那豬八玖依然能夠根據氣息第一時間就認出自己。

由此來推算的話,這些人在自己身上種下這道靈符,怕是也根據氣息來尋找自己。

只怕自己今后就難有清閑的日子了。

眼下就更需要儲備很多的護界罡風,來以備有可能面對的混戰。

就這般,鷹逆的遁光自這里一節節攀升,向九千丈之上的護界罡風處一路飆升。

隨著他的法力愈發渾厚與凌厲,此刻直上青云到是壓力也小了許多。

可是隨著鷹逆罡煞合一,想要無損傷的勾納這些護界罡風就有些麻煩了。

之前他是用純護界罡風,將這些護界罡風誘拐到腹中洞天內,這般就不會引起對方的反撲。

此刻他罡煞合一,便就不再是純粹的護界罡風,想要誘拐,就必須得用之前純粹的護界罡風才可以。

如果不是腹中洞天的緣故,怕是任誰都難以做到這一點。

這也是為何,始終沒人愿意來勾納這護界罡風。

姜玉陽也是膽大妄為之輩,才給鷹逆尋了這么一個難啃的骨頭。

也幸好鷹逆的牙口很好,才能夠將其啃了下去。

在鷹逆竄到六千丈左右的高空后,盯著烈烈的風罡,恢復了一會兒法力,就直奔九千丈之上,奔向這阻絕一界人橫渡虛空夢想的護界罡風而去。

探出自家純粹的護界罡風開始一點點誘拐,然后儲存在自己體內,用于下一場亂斗。

在鷹逆孜孜不倦的誘拐護界罡風之時。

另外一邊靜靜等待的鷹逆再度行動的劉傲、溫鵬等人也是愣了愣。

那老妖究竟在干嘛?

為嘛半天都不見動靜?

“不對,他似乎有在動,你們看這處留蹤子符的變化。”劉傲驚到。

聽聞劉傲的話語,眾人都仔細望去。

這時才發現,那纖薄紙片顫動的頻率雖然變化不大,可是他所指的方向卻是有所變化。

似乎在一點點抬高。

雖然這點變化非常細微,可是還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他在一點點抬高。

難不成這雙峰老妖現在在向高空上飛去?

他是準備用這高空錯開眾人的距離,然后逃遁而去嗎?

怕是這樣也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吧?

劉傲等人又仔細打量了許久,發現這老妖只是向上,而并沒有與他們拉開多遠的距離。

“現在怎么辦?”華鳴倫問道。

“再等一會兒,看這老妖究竟想做什么。”劉傲皺眉到。

而這時,五行淵伍子風帶著一群人,向劉傲等人所在之處飛來。

便是靈寶閣的楊帆,也催動這流光舟直奔芝於郡而來。

因為在他剛剛進入東海郡沒有多久,就從他收買的探子之中得知了消息,雙峰老妖與那青羽真人一前一后從信都郡向南面而去。

因此稍一推理,楊帆就知道了這鷹逆的去向。

可是在他一路飛奔了許久后,愣是沒有一個人告知他已經遇見雙峰老妖的消息。

難不成這老妖早就逃脫了他們的追逐,還是說這些人故意不去告知自己這個消息。

楊帆想了許久,覺得這件事情有些蹊蹺,就對那五行淵的伍子風發了個短訊,問道:你們可有尋到那雙峰老妖的位置。

未有多久,伍子風就回復道:他們都在沙信郡萬溫城附近,難道你不知道這個消息嗎?

看到伍子風的消息后,楊帆這才一臉怒火的,駕著流光陣又一路向西飛去,去尋找劉傲、華鳴倫幾人所在的位置。

未有多久,五行淵伍子風與靈寶閣楊帆兩人就以前以后來到了劉傲等人所在之地。

待楊帆見到劉傲后,直接就跳出流光舟喝到:“你們到底什么意思,為什么發現了那老妖不告訴我。”

“你又給我說一說,為什么你說那老妖在東海郡的時候,我們卻在出云郡撞上了這雙峰老妖?”劉傲聞言反駁到。

“你什么意思?”楊帆聞言有些語塞。

“好了,別吵了!這件事情爭下去沒有意思。那老妖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我們還是商量一下如何對付他吧。”劉傲聞言打斷了楊帆的狡辯,不愿意在這件事情上多做糾纏直奔主題。

楊帆則向前看了一眼,嘀咕道:“人都沒見,還信誓旦旦的說他就在前面,就不怕牛皮吹破了。”

“如果你不是太蠢的話,就摸出你乾坤囊中的處留蹤子符仔細瞧一瞧。”劉傲皺眉哼了一句。

聽聞劉傲的話語,華鳴倫、伍子風兩人看向那楊帆臉上也多了一些鄙夷。

這是一種智力上的斷層,根本就沒有辦法過多交流。

楊帆這才有些不服氣的摸出那處留蹤子符,看了看這子符的模樣,整個人臉就憋成了豬肝色。

劉傲也不管他,開口道:“鳴倫道友,去北面。子風道友你去南面。我去西面。楊帆道友你在原地不要動,我們與這老妖都保持三十里的距離,然后一點點拉近包圍他。務必一擊作效,這樣就免除了其他的麻煩。”

“大家明白了嗎?”劉傲又問道。

幾人聞言點了點頭。

下一刻,他們瞬間化為幾道流光,向兩邊繞去。

一張大網在鷹逆誘拐護界罡風的時候,已經悄然鋪成。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