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七十七、姜汁問橙子 橙子觀美人

江州郡小湖城,登仙樓四樓。

時間到現在,距離潯陽湖的那場大戰,已經過去了五天。

姜折與陳姿兩人倒是沒有跟上去湊這場熱鬧,而是在附近游玩了一段時間后,便準備折回,路過這登仙樓,就又來再嘗一嘗這登仙樓的手藝。

點了幾個清淡小菜后,陳姿就屏退那小二哥,開口道:“這東平郡青丘山上居住的人類也越來越多了,最近這些人也不知怎么想地,都尋這山高風大之處居住,也不怕得了風寒烙下病根,徒增悲傷。”

聽聞陳姿的話語,姜折笑了笑道:“在凡俗人眼中,我們這些仙道中人,總喜歡登高望遠,且尋一些僻靜的山巔結廬而居,他們怕是也不太理解我們的舉止。這般所行,或許只是效仿我們的事跡,興許在他們看來,我們這些仙人尋仙都是在這山中所尋,一不小心自家也撞了仙緣呢。”

“他們卻是不知,我們在何處修行都可以,主要是圖個清靜,好不被他們這些人打擾。若真是修行之處,且不論是惡澤或者罡池,都非是他們這些凡人能夠靠近的,自以為的見山是山,見水是水,這不是白費時間嗎?”陳姿又嘆道。

“我們又何嘗不是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又怎有資格去說這些人。”姜折嘆了一氣又道,“你怎么現在這么關心這些凡俗之人的事情?我記得你紅艾仙子可是出了名的不食人間煙火……”

姜折說話的時候,三道遁光自這小湖城上空快速掠過,直奔東面而去。

姜折、陳姿兩人見狀瞥了一眼,都是暗自搖頭。

而在這時,登仙樓的小二哥喊了聲:“仙長,您的菜來咯。”

不待他爬上這登仙樓第四層,陳姿探手一揮,就催動法力將那盤菜托過來放在自家面前,開口道:“謝過小二哥了。”

那小二哥在樓梯上愣了半響,才點頭哈腰應了聲“是”,一臉歡喜的離去。

陳姿這才拿起筷子,夾起一片小炒萵筍,放入嘴中輕輕咀嚼,幅度很小,用餐之時也未曾露出一點皓齒,像極了很有涵養的大家閨秀。

只是這仙子即便是食了人間煙火,在凡俗之人眼中依舊是仙子。

“我們雖然也是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可卻是經過了見山不是山的歲月,再次相瞧與這些凡俗之人自然不同。”回答了這個“山水”問題后,陳姿幽幽嘆了一聲,又道,“我這不食煙火的仙子若不是關注凡俗之事,難不成像他們這些人一般,去關注那雙峰老妖身上的巨資?”

“若是我不知曉真相,怕也會與他們這些人一般,到也不能說他們不對。法侶財地,是我們修煉的四要素,都是不可或缺的,這般逐利也算是為了求道,到是不算有悖長生之道。”姜折聞言笑道。

說話之間,上空又掠過兩道遁光。

陳姿則一本正經道:“便是我不知道這件事的真相,也不會去參與這等事情。”

“所以現在你是真人,我還只是一個小修士。唉……心態決定了成就。”姜折聞言也是一臉感慨。

“那你還不好好效仿我,快點堪破真人之境,你早就說快了,結果到現在還未能突破,真不知道你這么長時間的修為,都丟哪里去了……”陳姿聞言嗔道。

“我本是想早些堪破真人之境,這般就能夠好好庇佑你,卻是不曾想你修為進益如此之快,我也就偷閑瞧一瞧這紅妝美顏,還怎有心思去修行。”姜折說話間筷子輕輕一壓,將那陳姿的筷子按下,然后夾起一片萵筍遞在她面前。

后者聞言瞬間紅透了耳根,一臉窘態的輕啟櫻唇,將這道清淡的素菜含/入口中,一點點咀嚼,唇色泛彩貝齒微露,當真如那皓月一般亮晶晶又圓潤漂亮。

經姜折這一句話,陳姿到也不好再埋怨這人,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后,陳姿就又問道:“這次回去以后,你是不是就得回到影蹤派,然后很長時間都會見不到你了?”

姜折聞言后,沉思了許久沒有給對方答復。

而這時店小二又給他們二人上了一道清淡的素菜。

氣氛在旖旎氤氳中緩緩淡去,陳姿見他沒有話語,臉上也露出一絲落寞。

這時姜折卻忽然喊道:“橙子啊!”

“嗯?”陳姿聽到這久違的昵稱,心頭也是生起一絲暖意。

仿佛又回到他們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模樣。

陳姿自家易容成一個滿臉橫肉的漢子模樣,也化名為陳梓,與這化名為姜之的修士,為了一味靈餐食材而起了爭執。

最后兩人便賭氣要出去斗法來決定這伴靈菇的歸屬,結果陳姿修為雖然低于這姜折,可是手段卻要比他多上一些,一番酣戰下來,姜折不敵逃竄,陳姿便兇猛追擊。

最終卻不料這姜折手段不濟,可是遁光駭人,將陳姿遠遠甩了出去。

最后待陳姿醒悟自家上當之時,便慌忙再去尋那售貨之人,而這時姜折卻是早已經將那伴靈菇給買了下來。迎上陳姿后,恭恭敬敬的喚了聲道友,然后承認自家輸了這場賭斗,因此愿意以這伴靈菇賠禮道歉。

陳姿聞言噗地一笑,到也不好與這人繼續甩臉子。

這樣兩人便以姜汁、橙子互稱,將這伴靈菇給燉湯分食了。

有了這般認識以后,兩人也算是結交下了一段極深的友誼。

可是直到許久之后的一場意外,姜折才知道這陳姿原來是個女兒身,這般兩人才將自家的身份與姓名互通了下來。

自那以后,姜折一直在努力,希望能夠將陳姿引入影蹤派,可是他自家修為不足,人微言輕,再加上影蹤派雖然門派小,規矩卻是甚嚴,使得姜折一直未能成功。

因此就導致了他們兩人聚少離多的局面。

“你說我要是離開影蹤派怎么樣?那紅羽君叛離順天宗都一樣過的好好的,我要是離開影蹤派,想來也不會混的太差吧,再說了又有你這紅艾仙子護著我,定然沒人敢來欺凌于我。”姜折忽地開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怎地盡想這些胡事,影蹤派辛辛苦苦將你培養出來多么不容易,你怎能這般隨隨便便就離開?那紅羽君叛離順天宗,想來是與順天宗的詭異的修行方法有關,你這無緣無故的又是抽的哪門子風?莫不是觀那雙峰老妖大展妖風,把你這腦殼兒給嚇傻了?”陳姿聞言罵道。

“影蹤派不愿意接納你,我也就沒法長時間陪你,這般熬著修為又怎能增益,還不如痛痛快快的與他們劃開界線,然后你我兩人一起游山玩水豈不更好?”姜折一臉認真的詢問道。

“你不用在意這件事情,這影蹤派還是攔不住我的,等我堪破斬尸之境后,就直接登門,以你妻子的身份入住影蹤派,到時候我看誰人干阻攔于我。”陳姿登時一臉煞氣的說道。

“橙子,你剛才說什么來著?我沒有聽清楚,能再說一遍嗎?”姜折聽聞陳姿的話語,登時心頭大喜。

“沒有聽清就算了,反正我好話不說第二遍。”陳姿見這人故意耍無賴,哼了一聲就埋頭吃菜不再去理會這人。

就在這時,天空忽地飛過幾十道遁光直奔登仙樓方向而來。

雖說因為雙峰老妖的事情,使得這大晉國內忽然聚集了很多修士。

可是這般幾十人一同的場面,還是不怎么容易見到的。

而之所以吸引住姜折的目光,是因為那為首一人的遁光讓姜折有些恍然。

雖然模樣有所不同,可是這人的遁光卻是與那雙峰老妖如此神似,就像是出自一人之手一般。

察覺到了姜折的異樣,陳姿也向其望去,這時那幾十到遁光已經很近,也能夠瞧的清楚那最先一人的模樣。

留仙裙、隨云髻、腳踏祥云,蔥郁芊指似嫩藕,一點桃紅如凝脂,眉眼一線畫中出,顧盼顰蹙勾人魂。

好一個出塵絕艷的仙子。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