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五十八、敵勢浩大

鷹逆踏水而行緩步離去,就是想悄然與那些漁民分開,免得他們這些仙人相斗中殃及池魚。

在鷹逆感覺到這些修士似乎是一群窮鬼之時,就生起一絲最近都白忙活了的錯覺。

而這時,他心中一直在糾結,是將這群人拿下搜刮個干凈,還是說直接不去理會他們。

龐仁冠、柳艷茹等人見這老妖如此傲慢,甚至懶得與他們說一句話,一時間也都是火氣蹭蹭的上竄。

“龐道友怎么做?”那最初開口的大嗓門修士問道。

龐仁冠聞言則皺了皺眉頭,道:“不與他廢話,直接將此獠轟殺!”

聽到龐仁冠的話語,周遭的眾修士也就不在客氣,瞬間七八道罡煞之氣,與五六件法器一同向鷹逆轟去。

面對這等亂斗,鷹逆自然極為熟稔,到也不怵,直接將遁光催動到極致,瞬間拔地而起脫離這片攻擊區域。

而他方才所立之處,則被這群修士的瘋狂攻擊給轟出了滔天的浪花。

一擊無果后,他們就掉轉攻擊,再度向鷹逆轟來。

面對他們的攻擊,鷹逆到也毫不客氣,催動風卷云涌就與他們斗了起來,這黑白相間的罡煞之氣被一同催動之時,滾滾如煙變化多端,卻是一個照面就轟開了他們所攻來的法力。

便是那些法器,也沒有能夠靠近鷹逆的。

隨著鷹逆長時間的磨礪,這風卷云涌在鷹逆手中也極為熟練,所發出的威力,自然也非是之前可以比擬的。

與他們相斗的空暇,鷹逆則在一件件對他們的法器進行估價,若是有價錢不錯的,或者讓那個鷹逆感到驚奇的,就直接上一個剎那天羅將它給搜羅過來。

只是令鷹逆感到可惜的是,這群人似乎都是窮鬼。

瞧了許久也沒能瞧到讓鷹逆眼熱的寶貝。

就這般,鷹逆一人斗他們十多人,在沒有使用法器的情況下,還能夠尋得機會反擊。

倒使得這龐仁冠幾人壓力陡增,在周遭觀看的漁民們,這時在知道老孫頭這便宜兒子,竟然是神通如此之大的神仙中人。

只是這孩子挺和氣的,怎么就成了妖怪呢?

在鷹逆與這十三人相斗之時,周遭也漸漸飛來一些遁光,到這潯陽湖上瞧一瞧到底怎么回事。

“龐道友這雙峰老妖如此兇猛,而且到現在為止,還沒見他使用那遮天鐃鈸,除此之外,不知道他還有多少寶貝沒有用,怕我我們難以在他身上討到好處啊!”柳艷茹見難以拿下鷹逆,就開口喊道。

那大嗓門的修士也喚道:“是啊龐哥,這老妖的罡煞之氣不知是怎地練的,竟然這般兇猛,指望我們這些人,怕是難以討到便宜。”

“這不可能,就算是一個分念境界的修士,在我們十多人的圍攻下也不可能這般生猛,這雙峰老妖到底是怎么回事!”龐仁冠瞧了瞧鷹逆的模樣也是一臉不解。

“龐哥,既然如此,就只能用非正常手段對方這老妖了。”那大嗓門修士卻是忽地大喊道:“雙峰老妖,你快點束手就擒吧!不然我這就殺了你爹!”

正在理心中亂麻的鷹逆,聽到這人的話語也是愣了一愣,心道:我都不知道我爹是誰,莫不是這人將我老爹給尋到了?

鷹逆心中雖有疑問,可手段卻沒有一絲收斂,反而愈發生猛的與這群人斗在一團。

“難道你就不顧你老爹的性命了嗎?既然如此,我這就將這老孫頭給殺了。”那大嗓門的修士見自家的威脅沒有效果,就忽地大喝道。

聽到這里,鷹逆忽地閃過一絲陰鷙,原來這些人為了對付自己,已經開始使用下三濫的手段了嗎?

雖然鷹逆與那老孫頭關系不深,卻是也蹭了他好幾天吃食,如此這般眼睜睜看著這老頭被別人殺死,鷹逆心中也有些過意不去。

可是要因為這老孫頭,讓鷹逆屈服在這些人手中,顯然不太可能。

無論如何鷹逆都得活下去,最起碼在尋到姜玉陽,直到將他引入長生之道之前,鷹逆必須得活著。

當下鷹逆就打定注意,若是這人真敢對老孫頭動手,自家就暴起將這群人全部轟殺在這潯陽湖上。

當下一聲不吭,暗自凝聚破云透月,準備施展殺手。

而就在這時,那下方的老孫頭卻忽然大喊道:“你這家伙好不講道理,我與你們無冤無仇的,你為何還尋我麻煩,你且下來,看我不將你剮成片兒給燉了!兒子不用管我,給我狠狠的揍他們……”

聽到這老孫頭的話語,鷹逆嘴角忽地泛起一絲笑意,看來這老頭不是裝糊涂,而是真糊涂……

那大嗓門修士聽到這老孫頭的話語,卻是頗為生氣,怒喝一聲呱噪,催動罡煞之氣就向這老孫頭攻去。

面對這一幕,鷹逆驟然大怒,正準備暴起殺人,卻是瞧見一個青色的小鼎滴溜溜的向那老孫頭飛去,輕輕一震就將那些罡煞之氣震退。下刻就有赤、白兩道身影輕輕的飄蕩在這老孫頭的漁船上。

看到這一幕,鷹逆才終于放下心來,這影蹤派的姜折竟然在這關鍵時候,幫他攔下了老孫頭的攻擊,看樣這人與那追擊自己的十多人還是有所不同的,既然如此就先留他們幾條小命。

而那大嗓門的修士瞧見自家的攻擊被人阻斷,當場就大喝道:“你這人是誰,干嘛要壞道爺的好事,莫不是想與我們十多人為敵。”

聽到這人話語,那陳姿俏臉一皺,背后忽地升起一尊紅顏怒發的虛影。

瞧到這等模樣,那龐仁冠、柳艷茹等人都是一驚,竟然來了一個分念修士來管閑事,一時間也確實不好再起禍端。

這時那姜折才拱手道:“想來這位道友一定是誤會了,那鷹逆是一只妖怪,這老丈只是一人類,怎么可能是鷹逆的父親,就不要遷怒與這位老丈了。”

聽到了姜折的話語,那大嗓門修士冷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而這時,龐仁冠則忽然開口道:“誤會一定是誤會!還請道友幫忙施以援手,這雙峰老妖已經有些不支,只要道友出手,定然能夠將他拿下。這般這獠也就無法再在我中土神洲內逞威。”

鷹逆聽到這些人欲拉自己的朋友來攻自己,當下也是有些不悅,當初他見姜折之時是另外一副皮面,此刻取下了偽裝,這姜折自然是認不出來。

那老孫頭有姜折護住鷹逆也就放心了,心想賣個破綻離去算了,不與這群窮鬼一般見識,等這“羊”徹底養肥了再宰。

當下鷹逆就怒吼道:“你也得有哪個實力再說!”語畢鷹逆就忽地收了護界罡風,然后一柄乳白色的破云透月就向這幾人攻去。

見到這鷹逆忽然收了法力,丟出這么一件迅猛的攻擊,這幾人也是大驚,一時間都催動法力去與法器去抵擋這記攻擊。

在毀了兩件法器的情況下,這些人終于阻攔下了鷹逆的破云透月,然后便兇猛的向鷹逆攻去。

此刻的鷹逆就像是力有不逮一般,無法催動法力防護,則直接將遮天鐃鈸放出,護在自家身前,然后這遮天鐃鈸就被兇猛的力量轟的節節后退撞在鷹逆身上,一口鮮血瞬間灑落在這潯陽湖上空。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下次再會。”鷹逆放了一句話,就收起遮天鐃鈸,用地巽陰煞催動大鵬扶搖術就向北面逃竄而去。

而就在這時,忽地自這潯陽湖上竄出兩道人影,正好在鷹逆下方。

鷹逆撇了這兩人一眼,察覺到一個有趣的現象,他們周遭的水似乎都有意避開他們也似,這般從水里飛出,衣衫卻是未沾一滴水珠,想來定有異寶在身。

當下鷹逆就催動護界罡風直接將這兩人裹了,吞入腹中大喊道:“敵勢浩大不可敵,且隨老爺我一起逃了……”

下一刻,鷹逆就如同一只破空的大鳥一般,瞬間消失的沒個蹤影。

瞧到鷹逆逃遁的遁光,姜折一臉疑惑的輕“咦”了一聲。

潯陽湖南面的一處密林內,無數的黑影圍繞著一個蓄有短須的中年修士。

盯著鷹逆逃遁的方向,這中年修士輕哼了一聲,一股濃郁的怨氣勃然生起。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