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五十五、觀之生津 嗅之口滑

瞧見糜竺如此激動的模樣,紅羽君也是頗為感慨。

可偏偏他周遭之人,都是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不以為意。

要知道這糜竺曾幾何時,也是和嵐越良、孫育、楊天瑞三人一起并稱黑風四真人,無論是手段還是名氣,在大漢國內都排的上號。曾經在大漢過境內也算得上作惡多端,多少散修被面對他們的欺壓都是敢怒不敢言。

然而此刻,這個惡人卻被鷹逆折磨成了這么一副模樣。

看樣,這惡人還是需要惡人來磨才行。

可是換一種想法,鷹逆通過他腹中這個特殊的空間,搜羅了這么一大群人,也正是這一群人,使得他在斗法之時,有著各種出其不意的手段,才得以屢屢化險為夷。

而此刻鷹逆又將糜竺當作賺錢的工具,篆養腹中洞天內,似乎還存放有許多罡煞之氣,與篆養一部分奇怪的噬金物種。

便是紅羽君與這鷹逆接觸這么久,也未能將他的底細摸清楚。反而漸漸明白了一件事情,這個妖怪已經將他腹中這個神秘/洞天的可用功效幾乎發揮到了極致。

便是一旁那如小山一樣的駝峰,也正是鷹逆賴以成名之物。

只是隨著鷹逆手段愈發的繁多,這個駝峰便被漸漸冷落了起來。

這等使用麻煩,只能以純力量攻擊的寶貝,只能慢慢被淘汰,也只有鷹逆這等財大氣粗之輩,才會在這等俗物之上耗費如此多精力。

也使得那秀秋山再也沒有駝峰這般景色秀麗的山頭。

解決了糜竺的事情,鷹逆也就不再理會這些瑣事,將大鵬扶搖術的遁光一節節提高,如同黑虹一般劃過上空。

他現在最為重要的事情,就是勾引一群大肥羊來尋自家晦氣,再將他們一網打盡。在自己進入東荒漠洲之時,也好多一些家資,在那片妖怪的主宰的土地上開辟一片屬于自家的領地。

鷹逆在膠萊郡暴露一次后,就又在大晉國的小葛郡暴露一次,隨后便一路向東飛行。

待進入冀郡后,卻是沒有遇到其他修士,便沒有停留繼續向東,于雍郡之中遇到兩波修士,就將那紅羽君喚了出來,又斗了兩場。

隨后又出了雍郡,路過益郡,進入寧郡再斗一場。

此后的三天時間內,鷹逆途徑青、徐、幽、并多郡,多次與紅羽君相斗。幾乎鬧的大晉國天翻地覆,一時間所有人都知道了有這么兩個修士在大晉國內斗法。

此后又隔一天,待這兩人再次出現之時,便位于大晉國的江州郡,而此時傳出的消息則是那持劍修士戰敗,被雙峰老妖當場吞噬。

至此之后,便再也沒有聽到這雙峰老妖的消息。

經過這么多天的預熱,鷹逆也已經將自己的行進路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訴其他人,這些人只要有心,想來已經在這附近。

因此收了紅羽君后,鷹逆也就不再飛行,而是徒步行進,一身錦衣身高體壯,眼泛星芒,怎么瞧上去都不像是尋常人。

待鷹逆徒步進入江州郡的小湖城內后,便直接登上了這有小湖第一樓美稱的登仙樓。

話說這登仙樓之前名喚和樂樓,只是這小湖城中一座不出名的小酒樓,也只有兩層之高。十多年前因一仙人駕鶴而至,在這里吃了幾道菜,大肆贊譽,并題下“玉盤珍羞直萬錢”的美句,才使得這和樂樓生意大火。

隨后為了紀念這仙人,和樂樓的老板也將其名字改為登仙樓,且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此樓對于仙人一律免單。

漸漸凡俗之人樂意來這登仙樓沾一沾仙氣,修士之中也有一些湊趣之人,便都架風而來架風而去。

如此這般,這登仙樓就越做越大,兩層的酒樓,也擴建到了四層,最終成了這小湖城中的一個招牌。

而這些事情,自然是由紅羽君、糜竺等人說給鷹逆。

索性無事,鷹逆也就在直接來這登仙樓中混一頓吃食,也好讓腹中洞天內的多人改善一下生活。

待進入登仙樓后,鷹逆便尋了一個空桌徑直坐下,喚道:“小二哥。”

卻是話音還未落下,一個面貌清秀十五六的小哥就杠著“搭”跑來,先將鷹逆所坐的桌面擦拭干凈,這才問道:“客觀,您想要吃些什么?”

“只要是好吃的,盡管給我上,別怕我吃不下,也不用擔心我沒錢付賬。”鷹逆卻是直接笑道,揮了揮手摸出一大錠黃燦燦的金子放于桌面。

那小二哥見狀道了聲:“曉得了,客觀您稍等……”便匆匆的離去。

周遭的食客瞧見鷹逆這般作派,或艷羨、或嘆息。

這等大大咧咧的做法,要么是不諳世事之人,要么就是手段強硬,根本不怕人惦記。

卻也只顧著消滅自家眼前的美食,而無心去管別人之事。

未有多久,那小二哥就送上一道玉兔拜月,和一道琉璃肘子。

鷹逆聞了聞香氣四溢,用那筷子夾下一塊兔肉,放入嘴中瞬間唇齒生津,不待如何咀嚼,這兔肉就滑入腹中。

當他將那琉璃肘子放入嘴中時,筋道滑口,余味不絕。

鷹逆也是不少吃人類之中的食物,可是這登仙樓的熟食還真稱得上一頂一的美味,怕是比那焦思成靈餐也差不了多少。

當下鷹逆就大贊一聲:“果真美味。”

語畢便筷子一點,這整只的兔子與肘子,便都飛入鷹逆口中,一下就消失了個無蹤影。

那在一旁候著的小二哥瞧得這等模樣,也是駭的目瞪口呆,可瞬間便露出一副驚喜的神情,難不成這人就是傳說中的仙人,當即喚了聲:“客官您稍等!”就又匆匆離開。

未有多久,又給鷹逆上了一道龍虎斗,金珍浸魚、麻辣肉丁、紅燒須子蝦等等。

對于這些上來的美食,鷹逆卻是來著不拒,一個個嘗上一嘗,便探手丟向腹中洞天內,給里面的那群人品嘗。

本來紅羽君、糜竺兩人也是沒甚口舌之欲,早就不食五谷。可是與這一群妖怪生活在一起后,漸漸又勾起了這口舌之欲,長時間若不尋一些美味祭奠一番五臟廟,還真的渾身不自在。

隨著鷹逆饕餮進食的速度加快,周遭的食客們也漸漸停下了手下的動作,一臉驚奇看著這個肚子如同深淵一般,不管何物都是一口吞下的怪人。

到了后面,便是四個小二哥一同給他上菜,都跟不上他大快朵頤的速度。

見到這等模樣,那開始侍奉鷹逆的小二哥也是急的一頭大汗,問道:“客觀,后廚的食材有些不足,怕是再下去也上不了幾道菜了,您看看重樣的菜能上嗎?”

鷹逆聞言,點了點頭道:“無妨,盡管上來就好,我這人食量大,管飽就成。”

就這般,幾十人目瞪口呆的瞧著六個小二哥輪番給鷹逆上菜,桌面上的盤碗上了又撤,撤了又上。

直到鷹逆一口氣吃了三百多道菜,這才停了下來,摸了一把肚子,笑道:“妥了,我已經吃飽了,小二哥結賬吧!”

聽到這里,那小二哥瞬間來了精神,問道:“客觀,您……您……您是仙長吧?”

鷹逆聞言捏了捏下巴,呃了一聲,才答道:“算是吧!”

聽到鷹逆的答復,那小二哥慌忙向旁人招手,然后轉首道:“仙長,俺們登仙樓的規矩對仙人一律免單,請問您能幫我們題個字嗎?當然就算不想題也無妨,我們不會收取你一文錢的。”

不待這小二哥話音落下,一旁的人就已經將文房四寶送了上來。

鷹逆瞧了一眼,嘿笑道:“本仙題字何須筆墨。”

當即探手一揮,一道白虹便飛出,轟擊在那頂梁的大柱上。

這些人只覺得眼前一晃,待再度瞧明白之時。

這登仙樓的兩根大梁上已經各自題了四字,龍飛鳳舞蒼勁有力。

觀之生津,嗅之口滑。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