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五十四、贖身之路

“你想怎樣?”紅羽君疑惑道。

“自然是再演一出戲了,讓這些人加強印象,最重要得讓他們知道我這雙峰老妖在那里。”鷹逆嘿笑一聲,就又道:“你們在這里等著我,老爺我去去就回。”

語畢后,鷹逆就駕著遁光直奔這上空而去,紅羽君到也配合,直接就放出一道劍光直奔他而去。

見到這等架勢,鷹逆就又開始擺起架子,滾滾的罡煞之氣,直往天際上竄,同時吞吐著魔焰向紅羽君所襲來的飛劍攻去。

未有片刻,兩人就又在這小葛郡上空斗了起來。

不管威力如何,這做起秀來,還是弄的聲勢浩大。特別是鷹逆所使用的風卷云涌,本就是善于變化,此刻到是妙用多多。

硬生生是一個人耍出了千軍亂馬的感覺。

遠處這幾人本只是路過此地,忽地見到兩人斗在一團,便有些好奇想要上前看上一看。

待他們走近后,便瞧見那聲勢好大之人,破口大罵道:“你這賊道人追我一天了,到底想要怎樣,你要能夠拿下我早就成了,這般看來與我實力也只是伯仲而已,非得逼我拼命,將你就此轟殺在這里嗎?”

“哈哈哈哈……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今個便是你這雙峰老妖的殞命之日。”另外一人大聲喊道,同時手下的劍光帶著滾滾長虹便攻了上去。

這幾人見雙方攻勢兇猛,一時間也不敢直接介入其中。但又聽到其中一人似乎是妖怪,就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上前幫忙。

而就在這時,那著錦衣的修士大喊道:“諸位道友莫要再看了,快點上來幫我,這妖怪已經被我追殺了一天,早就筋疲力盡,只要你們再加把勁,就能夠將他拿下。”

這三人聞言正準備上前,鷹逆就忽地大喝道:“與爾等無關,給我速速滾蛋,免得誤了自家的性命和修為。”說話間還不忘催動法力狠狠的向這幾人轟去。

這幾人見到這等黑白相間氣勢驚人的罡煞之氣,也是心頭大駭,一時間慌忙祭出法力想要抵抗,也是一個照面就潰散。

當下只得無奈的摸出幾張符箓快速激活,這些符箓有火、有風、有護罩,經這一攔,還真將鷹逆的攻擊給阻攔了大半。

可是剩余的一絲罡煞之氣,依舊有著恐怖的力道,如果鞭子一般抽打在這幾人身上。其中兩人當場不敵,整個人如同葫蘆一般滾落地面。

下一刻,鷹逆就沒有再去理會他們,而是和紅羽君又斗在了一團。

那些圍觀之人,一個照面就遭了劫難,一時間便慌忙去救援自己的同伴,待將那受傷的兩人救下,再看看空中相斗的兩人,也是心頭大駭,卻也不敢再去冒險參與這等戰斗。

幾人對視一眼,一人道:“此獠太兇,不是我等能夠降服的,還是早早的離開的好……”

當下這些驚魂未定的人,都是連連贊同。

隨即也就駕著遁光遠遠離開這兩位兇神,不去參與他們之間的戰斗。

鷹逆見他們徹底走遠也就收了遁光,與紅羽君一起到那密林中繼續享受吃食。

而這時銅鼎內的吃食,早就給小土、牛青這些吃貨們吃了個干凈。

鷹逆又盛了一些肉湯灌了兩嘴,撇了一眼在旁老老實實的糜竺,這才轉首反問道:“哥哥,方才那幾人的靈符似是不錯。可惜看上去太窮了,不然非得將他們攔下了搜刮一番。”

“你也不想想這里是哪里,大晉國本就是屬于太白天府門的轄區。這太白天府門是五洲之中,符箓一道最為頂尖的門派。他們手中的震宗之寶,就是一件可以化為天府的仙符,施展出來威力大到驚人。約莫也只有那玄機山才能夠與其抗衡。”紅羽君聞言笑道。

聽到這里,鷹逆忽地來了精神,沒曾想這太白天府門原來是以符箓為主,到也是新奇。

果然這些大門派,只要能夠有所成就,就必然有著其所專精的部分,不然又怎么能夠在眾多門派之中脫穎而出。

無論是精于劍道的華顏宗,還是精于陣道的玄機山,又或者精于丹道的神農谷,與精于魂修的順天宗。

便是那五行淵、靈寶閣都有著自己的專精,似乎這些頂尖門派都是如此。

便是禾山道與影蹤派也有所專精。

想到這里,鷹逆就又疑惑了起來,似乎自家到現在雖然手段很多,卻沒甚專精的東西,難不成自己專精的就是煉制乾坤囊?可是這對戰斗沒甚提高啊?

鷹逆思慮了許久,也未能理明白這件事情,也就索性放出一些地巽陰煞與護界罡風開始老老實實的勾納罡煞之氣。

只有再一次大成煉罡大成的修為,他才能夠去突破陰陽之境。

之前的煉罡大成雖然迅速,且威力迅猛,可始終與真正的煉罡大成有些區別,走了岔道,導致鷹逆這么長時間都未能參悟陰陽,也不好說這究竟是福是禍。

待鷹逆眾人將這只獐子與野豬分食干凈后,小土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似乎還想再去尋一些吃食。

鷹逆卻是瞧了他一眼,道:“就這樣吧!下次有時間再做,我們得換一個地方了。”

“唉,曉得了老爺。”小土低著腦袋應道。

當下鷹逆便一揮手,將這一眾人都納入腹中洞天內,就算那煮肉的銅鼎也被收了進去,唯獨留下紅羽君一人。

經常讓硨磲等人去置辦金屬,這幾人到也不客氣,直接從中間克扣了一些,置辦起了這做飯的家伙,這般以來,這群妖怪才算是跟著車甄氏脫離了飲毛茹血的原始日子。

為了制造鷹逆與紅羽君一直在相斗的假象,他們到也不好在一個地方長待。

因此在這小葛郡待了一段時間后,就又繼續向東趕路。

而就在這時,紅羽君開口道:“你還是把我先收進去吧,我也好恢復一些法力,需要的時候再喚我,這般你一個人趕路速度也快上一些。”

鷹逆聞言心想也是,也就不再客氣,直接將他收了進去。然后整個人駕著滾滾黑虹,像曾經的雙峰老妖一般,劃過這大晉國小葛郡的地域。

未有走多遠,鷹逆就喊道:“糜竺。”

“在,鷹道友有何吩咐。”腹中洞天內的糜竺聞言慌忙應到。

他這段時間一直在試著融入這個大集體之中,便是方才鷹逆兩人斗法之時,他也不曾想過逃跑,在見識了這些人身上的法寶后,他還真怕被那小洲印給轟成肉泥,當下也就老老實實的待在這里。

此刻鷹逆忽然喚他,他也是心中一喜,莫不是自家的轉機終于來了。

“我關了你這么久,曾答應你的事情,卻也一直都不曾兌現,現在我手里有一部分材料,你說你懂得篆刻之道,可會刻怎樣陣圖。”鷹逆又問道。

“在下對防御型的陣圖和攻擊型的陣圖都有所涉及,唯獨輔助型的陣圖不怎么懂得。”糜竺又慌忙答道。

“既然如此,你就自己看著去篆刻一些值錢的陣圖,到時候扣除材料的費用,其余所賺取的錢財,就算是你用來贖身的錢。當然你要是自己篆刻失敗,毀了我的材料,可是要從你所賺取的錢里面扣除的,你覺得這樣可公平?”那鷹逆又忽地問道。

“如此已經非常好了,鷹道友果然是信人,糜竺接下來一定會勤勤懇懇做事。”糜竺聞言只差流出眼淚來,他的贖身之路,終于可以看到一絲絲曙光了。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