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四十五、以震威名

“劉傲師兄怎么了?”那人一臉疑惑的問道。

劉傲聞言笑了笑,道:“我觀這人的行事途徑,如同小兒嬉戲一般,卻又有著出乎意料的效果。殷玉你說有趣不有趣?”,

殷玉靜思了片刻,也覺得這鷹逆行事與常人有所不同。

僅僅只是一個上流鎮,就已經將這禾山道與華顏宗兩撥人給算計了,而且鷹逆當時還只是一個煉罡初期的低階修士,便先是做掉了禾山道的三人,隨后又殺掉那華顏宗的超級天才,且將這件事情栽贓給這禾山道。

而且一直到鷹逆暴露自己身份之時,華顏宗的人都未能發現這鷹逆的所作所為。

劉傲等人也是在中土神洲中與鷹逆起沖突時,才看到他隱藏極深的底細。

待將鷹逆的過往被一一翻開后,也就可以通過一些現在所持有的消息,去推理出他以前所做的事情。

當下劉傲就收起心思,繼續觀看這鷹逆過往的經歷。

“五老峰與姜玉陽起沖突幸存,后又與散修刁光斗發生沖突,將刁光斗打殺。”

“隨后又與無定坊達成合作關系,此后鷹逆與無定坊相交甚為頻繁。”

“武陵郡無定坊分舵外撞上黑山五鬼幾人,在無定坊的幫助下誅殺四人,唯獨謝榮山逃脫。”

“此后又在聚仙陣與眾多散修發生沖突,一陣相斗后,將這些散修整合進入何獨秀的隊伍中。”

“馬鞍城與眾修士起沖突,憑借強大的武力將其壓制,繳獲法器不計其數。后姜玉陽出現,與其發生沖突,幸存。”

“河東郡大楊莊發現姜玉陽,將華顏宗顏如意喚去,發生沖突,顏如意卒。”

“與華顏宗華云英、楊名燦兩人一同在朔方郡偷襲禾山道林縛未遂。后林縛叛出禾山道。”

“襲擊林縛之事后,鷹逆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再次出現之時,于吐番國麻羊盆地介入華顏宗圍剿姜玉陽的戰斗,憑借一股奇怪的罡風壓一度壓制住華顏宗的眾修士,后在姜玉陽的幫助下逃生。”

“逃生后的鷹逆身上應有姜玉陽斬化身外尸神的百變仙藕,又于零陵山遭遇黑風四真人,一番大戰黑風四真人隕落多人,至此之后除了糜竺再也沒有見到其余三人。糜竺也極有可能遭到了鷹逆的擊殺,未曾見他再度露面。”

“流云峰,攜眾妖突破順天宗與真空道的圍剿,將被圍攻的紅羽君救出。”

除了這些消息外,還有關于鷹逆與真空道楊妙妙結成道侶,鷹逆與無定坊詩寒關系親密,鷹逆與散修何獨秀情比金堅一類的傳言,劉傲掃了一眼就心中有數,想來這些人也是對于這個小妖有所妒忌,才會如此編排他。

看到這里,劉傲已經將他們對鷹逆所知所有事情全部看完。

待知道鷹逆的真實身份以后,他一切的所作所為都非常容易理解了。

他與真空道楊妙妙相交,怕想借助楊妙妙的身份,混入追擊姜玉陽的隊伍之中,當時那楊妙妙只是陰陽小成的修為,因此算不得什么大人物。

至于隨后與禾山道之人起沖突,想來有一定原因,是為了討好這真空道的楊妙妙。

恰巧又發生了上流鎮的事情,這人就通過使用繳獲禾山道的法器,與華云杰戰斗,從而造成了華云杰喪命禾山道之手的假象,以此來魅惑,甚至掩飾自己。或許更深層的意思,就是想用這禾山道來牽制住華顏宗,使得他們追擊姜玉陽力度減小。

至于鷹逆多次與姜玉陽發生沖突反而幸存,原因很簡單,姜玉陽不會殺掉自己的徒弟。

后面又與無定坊交往甚為頻繁,想來是與“財”有關,而楊妙妙與鷹逆關系親密,怕是與這無定坊也脫不開干系。

他們兩人是道侶?這簡直就是玩笑,哪有幾個人類女修愿意嫁給一個妖怪,這無異于和禽獸同床共枕……

而讓劉傲最為不解的是,他之前一直將自己以藏的如此之好,最終為何要在麻羊盆地中暴露自己,哪怕極有可能因此隕落,他也沒有任何猶豫,甚至在戰場中央一聲聲的呼喚著“師傅”。

待劉傲足夠了解鷹逆后,對這人的脾性也有了一些大致的定義,奸詐、睚眥必報、膽大妄為,又極其仗義,最起碼對待自家親近的人,他還是敢做敢為的。

然而劉傲心頭升起的念想則不是欣賞,而是擔憂,這樣的人若是給他足夠的成長時間,只怕真的極有可能成為第二個姜玉陽,所以無論如何,都必須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

在知己知彼后,劉傲想要戰勝鷹逆,就有了更多的選擇性。

當下劉傲心思一轉,就開始一一細數鷹逆此刻得罪的人有哪些,他的潛在敵人又有哪些。

因為姜玉陽的關系,不用說這鷹逆與華顏宗、靈寶閣關系定然好不到哪里。

又于流云峰上強行奪走了順天宗圍攻的紅羽君,鷹逆與順天宗也算是結下了梁子。

這就已經直接得罪了三個頂尖門派,既然如此,就先將這個狩獵游戲放在這三個門派之中,然后再逐漸去吸納其他的參與者。

只要將鷹逆手上有姜玉陽所遺留靈寶的事情說出來,就可以吸引很大一部分人來圍剿他,只是這般以后,局勢就會變的比較混亂,到時候就不太好設定計劃,且密不透風的執行。

關于其他與鷹逆結怨之人,比如那幸存的謝榮山,還有那被鷹逆折磨的痛苦不堪的禾山道,似乎都可以納入可拉攏的勢力。

可是想到此處后,劉傲忽地又想起了黑風四真人似乎和五行淵的一人關系比較特殊,他們四人隕落在鷹逆手中,就是變相阻礙了這楚無生的利益。

似乎,這五行淵也是一個可拉攏的對象。

劉傲又細細思慮了許久后,才起身道:“麻煩諸位兄弟了,我已經有一些眉目。”

“那劉傲師兄現在準備做什么?”殷玉忽地問道。

“去尋我師傅金光真人。”劉傲應道。

“恭送師兄。”殷玉與其他兩人拱手道。

雖然劉傲的修為一直是平平無奇,甚至連平庸都算不上,可是殷玉幾人對其始終是恭恭敬敬,只有真正了解劉傲的人,才知道這人的強大之處不在于修為,而在于心性。

未有多久,劉傲就在再度來到了這順天宗最為核心的圍墻內,這次卻是向南而去,直到他在一所鎏金小屋外停了下來,輕喚道:“弟子劉傲求見師傅。”

一聲沒人理會后,劉傲等了一炷香后,又再次喚道。

直到劉傲喚第三次時,那房門才忽地打開,屋內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道:“進來吧!”

劉傲聞言后整了整衣服,這才緩步走進這間鎏金的小屋內,一位面容威嚴的中年人盤坐在一張蒲團之上,雙目微瞇,似是正在神游外物。

劉傲見到這人后,直接行禮道:“劉傲見過師傅。”

“何事?”那金光真人問道。

“弟子前些時間追捕紅羽君之時,被那姜玉陽的弟子鷹逆所阻攔。這鷹逆在西蕪岳洲之時逃脫了華顏宗的追擊,近來就已經流竄到中土神洲內,妨礙了我們正常執行任務,屬于蔑視順天宗的一類人,弟子希望宗內可以將追捕鷹逆作為弟子執行任務下放。”那劉傲非常恭敬的答道。

“年輕人多一些歷練不是壞事,這件事情我可以和宗內溝通。”金光真人聞言點了點頭道。

聽到金光真人的應允,劉傲沒有一絲欣喜,反而又道:“弟子還有一求。”

“說!”

“弟子希望可以以訪客的身份,去拜訪其他的頂級宗門。”劉傲又道。

“為何?”

“弟子想勸說華顏宗、靈寶閣、五行淵,一起下達追捕鷹逆的任務。”劉傲答道。

“你的目的是?”金光真人問道。

“在眾多頂級宗門的菁英手中拿下鷹逆,以震金光弟子的威名!”劉傲抬起腦袋朗聲道。

金光真人聞言思緒了片刻,探手打出一枚玉符交給劉傲,道:“去吧!別墮了清龍道友的威名就好。”

接過這枚玉符后,劉傲一揖到底,答曰:“多謝師傅。”

待劉傲離開這鎏金的小屋后,思慮的片刻,還是駕著遁光先向那五行淵飛去。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