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四十三、試驗

鷹逆先是收了這幾株百年年份的靈梔子,隨后詢問那冷竹確實沒有其他隱藏的藥圃,就直奔紫竹山山巔,催動護界罡風將這山頭給轟下去一大截,這才清理了那些枯葉直奔這通道之內,催動法力一絞一裹又將這兩株三百年份的靈梔子收入腹中洞天。

做完了這些事情,鷹逆才讓白骨神君架起遁光匆匆離去。

至此,鷹逆等人在這酆都郡的一行也算是結束了。

所幸尋到了紅羽君所需要的材料,冷竹與那幾株靈梔子只能算是意外收獲。

可是與這可以自由在酆都郡上空飛行相比,似乎前面的收獲都變的不太重要了。

意外與綠袍老祖起沖突,然后獲得了與他面對面的底氣,這刻自然不會在乎這小老兒的顏面,駕著遁光直接自這酆都郡上方飛去。

至于他說的與姜玉陽關系甚篤,鬼才信他的鬼話。

鷹逆心中猜測,十有八/九這綠袍老祖是因為忌憚姜玉陽才對。

飛行之際鷹逆還不忘向腹中洞天內的紅羽君問道:“哥哥,何處有花季藥,我們這就去尋一尋。”

“花季藥喜水,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可能會遇到花季藥,只是依山傍水多有人居住,花季藥怕是非常難以尋覓,只能尋著水源的盡頭找一找,尋一無人居住之處,看看可否能撞到仙緣。”紅羽君聞言答道。

“嗯?”鷹逆聽了也是有一些頭大,怕是這野生的花季藥真不好尋了。

“你往北去,到相鄰的涪陵郡瞧一瞧,循著小烏河一路上尋,或許會有一些收獲。”那紅羽君又說道。

聽到了紅羽君的話語,鷹逆直接掉轉遁光向北面飛去。

這元罡丹的三味主藥到也有趣,好陽喜陽罡,靈梔子喜陰惡陽,便是這花季藥也是喜水,依水而生。非但入藥需要的年份有所增加,便是生長的環境也極其苛刻。不像那凝靈丹的三味主藥,靈苜、三葉信、大顥花,對生長環境不甚苛求,便是希夷先生在二愁山上隨便尋一處地,就種植了這些靈植。

可是想要批量種植這好陽、靈梔子與花季藥,就需要先尋到適合的環境才可以。這也是為何那元罡丹煉制出來,比凝靈丹要貴上近百倍。

腹中洞天內的牛青等人,揍了這冷竹一會兒,也讓自己老爺瞧見這事,也就收了拳腳,幾人湊在一團熱絡了起來。

這冷竹本就是靈修,聚散無常對于這些皮外傷倒也不太在意,念頭一動也就可以抹去,卻是考慮到幾人的感受遲遲未有抹去。

正在他們閑聊之時,腹中洞天內忽地飛進來許多滲白的妖骨堆在一旁,未有片刻,就自這些妖骨之中飛出來一百多道鬼影,一窩蜂的來到冷竹等人旁邊嘰嘰喳喳的聊了出去。

收了白骨神君的鷹逆,就用護界罡風架起大鵬扶搖術一路向北。

瞧了眼腹中洞天內熱鬧的模樣,鷹逆也是頗為欣慰,自家身邊這隊伍也算是越來越壯大了,待到東荒漠洲之時,也就可以尋一個無人的山頭,建立屬于自家的勢力,到時候誰要來尋自家晦氣,就可以以多揍少,擁有幾百上千的嘍啰,那才叫威風哩。

想到此處后,鷹逆忽地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糜竺被自己收入腹中洞天內后,直接屏蔽了他的感官,也不曾去管過他。

又沒有足夠的材料去讓這人煉制陣圖,來彌補欠下的債務,也就不去理會這人,如此長時間的小黑屋,怕也是夠他受的了。

現在腹中洞天內有了紅羽君這個分念境界的修士壓陣,倒也不怕這人鬧出什么幺蛾子。

當下鷹逆就又喚道:“介紹一人給你們認識一番,哥哥幫我好好招待一番。”

語畢就將那糜竺給挪移到紅羽君等人身旁。

這糜竺整日里只是盤坐調息,也明白自家的處境,倒也不敢奢望什么。

在這腹中洞天內也算得上洞中無歲月,未曾管這時間到底流失了多少。可是忽地一陣天旋地轉后,他便出現在了眾人面前,待他睜開眼目,瞧見這一大群修士與小鬼外,也是愣了一愣,下一刻才想起自家是寄人籬下,當下抱拳道:“糜竺見過諸位道友。”

見到這人竟是黑風四真人中唯一幸存的一人,紅羽君這才想起鷹逆當初說過的話語,敢情這黑風四真人早被他一網打盡了,怪不得鷹逆對其完全放心。

當下一臉笑意的問道:“道友可還記得我?”

“記得,記得!與紅羽君道友見過一面,怎么能不記得。”那糜竺慌忙回復道。

“那你這次可知道我是誰?”紅羽君又問道。他話中的誰,自然就是自己的身份。

當初在零陵山與這黑風四真人對峙之時,聽到了紅羽君的名字,完全不在乎。卻是不曾想,這許久不見,再次見面就成了階下囚的身份,便是他那幾位兄弟也都跟著殞命,只能說是造化弄人。

“當然明白,你與順天宗的事跡,我們還是有所聽聞的,只是不曉得道友修為也增進的如此只迅猛。”糜竺聞言也只得去恭維這紅羽君。

“那你又是為何待在這處?”紅羽君又問道。

“欠下了鷹道友一筆巨資,在這筆巨資沒有還清之前,怕是都無法離開這里了。”糜竺到也不敢亂說,只能實事求是到。

聽聞了糜竺的話語,紅羽君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看樣這鷹逆不但是掘地三尺,不管是誰落在他手中,都是骨頭也要被榨出二兩油。

反觀他身旁這些小廝與兄弟,似乎都是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

待他仔細一想,這幾人身上都是法器多多,鷹逆要是不去壓榨別人,他們又如何能夠湊得如此豐厚的家資,這般一想也就釋懷了。

紅羽君弄清楚了事情狀況,就閉目不言,到也不去為難這糜竺。

一旁同為新人的冷竹瞧見這人有些好奇,向周遭幾人問道:“他可也是咱們的一位老爺?”

“不是!這是咱們老爺強行留下來的活肉票。”小土嘿笑道一臉得意。

待小土給了他肯定答案后,冷竹這才松了一口氣,也不怕得罪這人,就上前問道:“不知道糜竺道友什么修為?”

“說來慚愧,糜某修道近百年也只有一分念初期的修為而已……”那糜竺一臉慚愧的答道。

聽到糜竺的話語,冷竹愣了一愣,這陰陽大成就已經可以稱為真人了,若是不出意外活上五百歲都不成問題,壽元也是極其悠長的。

這人已經是分念境界,依舊只能當鷹逆的肉票而已,便是對上鷹逆家的小廝都得客客氣氣,可見他此刻的處境多么凄慘。

這時,冷竹再想起紅羽君那句“三個我都不及一個鷹道友”之時,才更加信以為然。

等他再一想,這以煉罡之境,就能夠與那綠袍老祖分庭抗掙,一般修士那里能夠比的起。

一時間,這冷竹到是對自己的前景又多了許多期許。

也怪不得這么大一群妖怪與小鬼愿意心甘情愿的當這鷹逆的小廝。

腹中洞天內發生的事情鷹逆卻是無暇顧及,他此刻一路將遁光催到極致,直到來到這涪陵郡,尋到那小烏河,這才降下遁光,自這小烏河上空一點點向上尋覓。

那花季藥如同月季一般,只是更矮更小。只有四寸高左右,結出的花朵呈銀色,有鴿子蛋那般大小。

入藥卻是需要這小巧可愛的花朵。

縱是鷹逆眼力極好,也不得不降下遁光才能夠瞧的清楚。

可這般遁光降低后,周遭的漁民就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到這仙長飛躍上空。

鷹逆就這般一路追溯這小烏河的上流,途徑了許多個村落,來到一處名喚方斗山的地方才停了下來。

這時恰巧夜幕也已經降臨,鷹逆索性就將黃羽、冷竹等人放了出來,讓他們這些小鬼駕馭著白骨神君,向這小烏河上流尋去,看看能否找到那花季藥。

這次搜尋的范圍沒有那么大,倒也不用擔心這些小鬼被人捉去,有人要尋他們麻煩,只要組成白骨神君后,就完全可以自保,因此鷹逆倒也不用為這件事情多做擔憂。

做完了這件事情,鷹逆就又將精力投放到修煉之上。

他上一次忽然想到的靈感,直到此刻才算是有時間加以試驗,能不能成功將他們融合在一起,也就看這一次了。

當下鷹逆就自腹中洞天內調出了一團未有煉化的地巽陰煞與護界罡風。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