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二十六、前事之因

鷹逆見過不少老人,花栗鎮的老兩口,一輩子沒曾見過仙人,又早年喪子晚年孤苦,卻依舊過的真實,活的明白。即便是走到了生命的盡頭,依然是互相體諒,安慰。

又有小桃園這等稀有的長壽之地,一個個老人童趣未泯,活的如同孩子一般輕松自在。

鷹逆知道,這些人心中都是踏實的,是安穩的。

可他眼前這個老人,給鷹逆的感覺則是不安的,虧疚的!

一直走到生命盡頭,卻依舊滿目所見,盡是悔恨與遺憾,歲月留給了他無可磨滅的傷害,揉皺了他的眼角,更在他心中植下的道道傷痕。

盡管他此刻看上去很平和,可鷹逆感受得到,他早已波瀾四起的內心。

不管他曾經犯下了怎樣的錯誤,他已經用他的余生去彌補了,直至此刻,他也仍未能夠安撫好自己那顆慌慌不安的心內。

大事小事,皆有定數。

他此刻的孤獨與痛苦,與他早年的肆意妄為脫不開干系,曾經的選擇,注定了自己今后會有怎樣的結果。

這一切雖然看不清說不明,可鷹逆先是遇見了霍元一,又遇見這人。難道這不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嗎?

“可是我認識的霍元一曾說過,他的家人都死于病疫,我想他應該不是你的孩子……”鷹逆又忽然說道。

“當時確實有一場疫病,他母親正是在那時候離去,而我是為了躲避債務,才詐死后遠走他鄉,說起來是我這當爹的太過自私,沒能夠照顧到了他們母子。不過元一現在能有這樣的成就,我也滿足了。大王,你準備什么時候吃我?”那霍姓的老乞丐忽然問道,一臉淡然,似是真的對這生死無所畏懼一般。

“我干嘛要吃你?”鷹逆瞧了這老頭一眼,疑惑道。

“這么說來,你和我兒子是朋友了?”那老乞丐又問道。

“嗯,是的。”鷹逆點頭道。

“能不能麻煩大王你,不要將見過我的事情,告訴我家元一?”那老乞丐忽地眼神炙熱的問道。

鷹逆瞧了一眼,點了點頭算作應允。

得到了鷹逆的肯定,那老頭便愜意的躺在這老槐樹上,雙手虛抱,似是懷中攬著一個孩子一般,輕輕的哼了起來:“頭朝南,腚朝北,拍打拍打,睡到黑……小元一,小元一……”

話說一半,戛然而止。

這條行將就木的生命,終于走到了盡頭。

臨終之前,他是否原諒了自家的不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鷹逆認為,他原諒了自己,最起碼鷹逆是這樣期望了。

又見到了一條鮮活的生命離去,鷹逆便更加堅定了自家的求仙之道。若是待自己年老之時,依舊未能堪破長生,怕是所留下的遺憾與不安,將比這老乞丐更多更濃厚。

一剎那的功夫,鷹逆就揮去這些雜亂的思緒,整個人似乎多了一種明悟一般通體舒暢。隨后他將這撕碎的獨狼丟入腹中洞天內,在地面挖了一個小坑,將這老者葬于老槐樹下方,就再度化為本體,向那連云峰上飛去。

而與此同時,一路馬不停蹄趕到弘農郡的豬八玖、呂俊兩人,卻遇見了一件極其尷尬的事情。

“多謝道友解惑。”豬八玖一臉感激道。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那道人瞧了豬八玖兩人一眼問道。

豬八玖慌忙答道:“打攪了道友這么多時間真是不好意思,我們沒有問題了。”

待那道人離去以后,豬八玖與呂俊兩人才甚是尷尬的對望一眼。

直到他們來到這弘農郡,才弄明白自家的這個鷹兄弟是多么的能夠惹事。

單單一個華顏宗,他還嫌玩的不爽利,這又把順天宗和靈寶閣給拉了進來,這般以來豬八玖他們要是攙和進去,就是間接性的也得罪了三個頂尖宗門。

一時間豬八玖與呂俊兩人臉上表情,變的極其難看。

“哥哥,現在我們怎么辦?”豬八玖問道。

“我終于明白老弟你的顧慮了,這鷹兄弟是真耍的太大了,我們兩人怕是真沒有辦法和他一起修煉,他這等張揚,得一口氣得罪多少人才能夠結束。”呂俊也是長長嘆了一口氣,有些為那鷹逆所擔心。

“我是問我們現在怎么辦?”豬八玖又問道。

“還能怎么辦?你當初都答應了鷹兄弟這事,現在又已經到了這弘農郡,總不能就這樣灰溜溜的又回去?”呂俊也是有些無奈。

“可是我們要是去那連云峰參與這這事,事后被人瞧出端倪來,怕是這回回國,我們倆人也就待不下去了吧?”豬八玖一臉憂心的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就索性變化為本體,這般事后幻化成人形之時,別人也就瞧不錯端倪了。”呂俊忽地說道。

那豬八玖聽到呂俊的話語頓時大喜,道:“還是哥哥想的周道,我們這就去連云峰吧。”

當下豬八玖與呂俊兩兄弟一起拿定注意后,便向西面的連云峰飛去。

等他們兩人來到這連云峰附近后,早早就化作本體,藏匿著密林中,一點點接近這連云峰。

在上方觀望的鷹逆瞧見了這忽然出來的紅毛野豬,跟那毛色雪白的驢子,也是覺得有趣,還當他這兩位兄弟保密工作做的好,怕讓那些順天宗的修士發現了呢。

當下便一扇翅膀,破風而出,直奔他們兩人而去。

待來到這豬八玖兩人面前后,這三個妖怪面面相覷,鷹逆率先開口道:“兩位兄弟這是準備作甚?且隨我一同上去吧。”

鷹逆語畢,不待這豬八玖與呂俊反抗,就用罡煞之氣裹了這人,直奔連云峰而去。

待他們來到半山腰之時,便扎進一團茂盛的植被之中,然后直接撲入一個剛剛挖掘出的山洞內。

“兩位兄弟且隨我來見見其他人。”鷹逆這才化作本體,把豬八玖兩人向洞內引去。

聽到鷹逆的話語,豬八玖兩人也是有些疑惑,難道來的幫手不止他們兩人?還有其他人敢去尋這順天宗的晦氣?膽大妄為之輩竟然這么多?

而豬八玖與呂俊等人也直到事后多年才明白,正是因為此時的抹不開面子,前來幫助鷹逆,使得他們今后的命運得以改變。

而那霍元一,因為害怕鷹逆的妖怪身份,則徹底丟失了屬于他的那一份機緣。

命運無處不在,每一個人不同的選擇,便會從不同的因結出不同的果實。

后事之果,皆起于前事之因。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