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一四零、逞威

冷風嗖嗖,晚霞燦爛。

人性險惡,又溫暖。

在這場極其激烈的大戰之中,人們看到了這么一幕,一聲聲撕心的“師傅”響徹在麻羊盆地上空。

直到場內那個的絕對主角應答,這尋師的徒弟才當場跪了下去,喚了聲“徒兒來晚了。”

這么一副畫面,在這麻羊盆地中凝滯了片刻,所有人都沒有去打斷,只是看著余暉中的三道身影。

直到這時,一些心思活泛的人,也終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這后面出現的人,就是姜玉陽徒弟,只是這個師傅為了救他的徒弟,才故意不去戳破這層身份。

直到徒弟的以死相逼,才終于有了師徒相認的場面。

這一幕,雖然讓這些修士心中微暖,卻也引來一些嘆息。

這麻羊盆地,看來又得多添一道亡魂了……

鼻尖微酸的姜玉陽瞧了瞧自家這個越來越成器的徒弟,一時間心頭也大為高興,答道:“不晚,來的正好!”

當他應下這聲師傅的時候,就已經改變了他最初的方案。

此刻,他不求拼命,只求無論如何都得將自己這個徒兒救出去,只是在這之前,他必須與他單獨聊上一聊,將其勸服,不然就算強行將他送出去,也是會再度去自尋死路。

得給他一些盼頭才行……

空中的鷹逆得到了自家師傅的承認,一時間心中涌起了無限的力量,一把扯過面上的人皮/面具,以真正的面目出現在這眾人面前,同時朗聲喝道:“任何想要動我師傅的人,都必須先過我鷹逆這一關,不管是誰,都會讓你們付出慘痛代價,如果不相信,且來試試……”

看清楚鷹逆的模樣,華云英、楊名燦兩人都是大驚。

他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個經常跟自己廝混在一起的人,竟然真的是姜玉陽的徒弟,這簡直……

“狂妄!”一名散修見狀,有些不忿,又急于向華顏宗表功,當場便催動一個原型法器向那鷹逆轟去。

面對這等攻擊,鷹逆瞧也不瞧,直接就催動風卷云涌絞了上去,狂暴的護界罡風好毫不客氣的將那人的法器給絞了個細碎,然后便升到頭頂,一絲絲凝聚氣勢。

乍一看,竟然與身后那姜玉陽一模一樣,這樣看來,他們兩人這師徒身份也就明確無誤了。

一個回合就折損了自家的法器,那散修雖然想再度出手,卻是又駭于對方的兇威,一時間憋的滿臉通紅,也沒憋出一個字來。

見到這姜玉陽的徒弟都敢出來抖威風,余朝九便不再客氣,劍光一抖,就是一道長虹直奔鷹逆而去。

瞧見這道凝練到沒有一絲雜質的劍光,鷹逆也是心頭大駭,當下便凝出幾道破云透月迎了上去,便是頭上的風卷云涌也毫不客氣的壓了上去。

即便如此,鷹逆還覺得不甚放心,又用地巽陰煞裹著一團沒有馴化的護界罡風緊隨其后。

待破云透月與風卷云涌接連被其擊碎后,這些護界罡風終于迎了上去。

下一刻,一股極其暴戾的攻擊便自麻羊盆地上空閃起,一遍遍的撕扯著那余朝九的劍光。

見狀鷹逆也毫不客氣,直接用地巽陰煞裹著一大團護界罡風,再度向華顏宗的修士撲去。

洪央泰幾人瞧見這等手段,也是有些傻眼,這究竟是什么東西?竟然有如此暴烈的氣息?

可是這些罡氣之中明明沒有摻雜神魂,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威力?

“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如此,就讓你們瞧一瞧我鷹逆的手段!”鷹逆猙獰大笑一聲,便推著這護界罡風向華顏宗的陣容內送去。

見到這等沒有任何技巧,只是一團法力丟上來的手段。

一時間,這洪央泰幾人也有些吃不準,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這團黑煙滾滾的地巽陰煞,離他們越來越近。

顏永卻是冷哼一聲,探出飛劍就向這黑煙轟去。

抬手之間就是劍氣雷音,夾雜著轟隆隆的巨響,直接轟在那護界罡風之上。

可是這般攻擊,卻如同捅了馬蜂窩一般,那些被包裹在地巽陰煞之中的護界罡風,瞬間便肆虐而出如同出閘猛獸一般。剎那間這些狂暴的罡風就直奔這柄飛劍而去,一個照面就將其完全吞噬其中。

見到這等狀況,余朝九、洪央泰兩人也慌忙催動劍光,去攻擊這團護界罡風。

這般一攻,卻正好中了鷹逆的下懷。

這些護界罡風靈智不足,只要有人攻擊,它們便會自動反擊,完全不受鷹逆所控制。

這些人若是不去理會這護界罡風,就會非常安全。

這些劍修在見到危險狀況,攻擊便是他們的潛意識行為,可是他們一攻擊,這些護界罡風便會自動反擊,如此以來,就會斗在一起不可開交。

當初的華云杰就是不明原因,才吃了這護界罡風的虧,今日這些華顏宗的修士,卻是又重蹈覆轍了。

見到這些人入彀,鷹逆心中大為暢快,用那地巽陰煞裹著護界罡風,不要命的向這些華顏宗修士身上丟去。

一時間,只見余朝九、顏永、洪央泰三人與一團古怪的罡風斗在一團。

而這鷹逆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一團團黑色的地巽陰煞裹著那護界罡風,就向華顏宗的隊伍之中沒完沒了的丟去。

到后面,就算這些華顏宗修士不主動攻擊,鷹逆也會犧牲少量地巽陰煞,去將這護界罡風引的狂暴起來。

直到那些顏永三人有些扛不住這些護界罡風之時,后方的華顏宗弟子,才催動劍光加入了這場戰斗之中。

可待他們加入之后,形勢就頓時大為轉變。

最初余朝九三人還能夠抗住這護界罡風,有這些低階修為的弟子加入后,就變的極其混亂和危險。

即便他們是聚在一起組成劍陣防御,在面對這如潮一般的狂暴護界罡風也有些難以抵擋。

要知道這些護界罡風,可是將這一界的所有修士都隔阻在內,其恐怖程度,自然不言而喻。

這還只是一個開始,那姜玉陽的徒弟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饕餮一般,不斷吞吐出這種恐怖的罡氣。

以至于此刻,便是姜玉陽不出手,他都可以將這華顏宗的諸多修士給完全壓制著攻擊。

周遭的散修看到這一幕也是大為傻眼,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這姜玉陽師徒兩人也太過變態了吧?

一個師傅就已經殺的這華顏宗丟盔卸甲了,結果來了一個徒弟,雖然只有煉罡境界的修為,卻是手段詭異到駭人,一個人就將這華顏宗一遭人給打的無力招架,似是還有余力一般。

一時間,這些在打姜玉陽師徒主意的散修們,一個個都驚得透心涼,準備腳底抹油。

拼死抵抗中的華云英瞧了瞧這些極其眼熟的罡風,卻是沒甚時間去思考這件事情,因為此刻他周遭已經隕落了十多位兄弟,面對這狂暴恐怖的罡風,一丁點的疏忽,都有可能造成血淋淋的死亡。

而就在這時,姜玉陽喚了一聲:“徒兒。”

鷹逆聞言就停下攻擊,一臉疑惑的看向身后。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