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一一零、黑鬼手

鷹逆與這楊名燦、華云英一起動手,便有了諸多顧及!許多手段都是見不得人的,也就不好拿出來使用,斗起來便有些畏首畏腳。

特別是見了那化血陰神,與禾山鬼經中的種種記載,也知道這些禾山道的修士非常難纏。

特別是林縛這種最低是分念,甚至有可能是斬尸境的大修士,自然是更要小心翼翼。

所以鷹逆便用了刁光斗那死鬼的名字來替代自己,免得自家這名字報出來冤家路窄,瞬間吸引了大部分火力。

到時候這林縛就算是不殺這華顏宗兩人,自己這個散修怕是也要在劫難逃。

哪曾想,便是自家用了個化名,還是被這林縛老兒瞧出了身份,當即也是嚇的心頭一跳。

而華云英與楊名燦兩人此刻已經與那陰羅剎斗在了一團,卻也無暇估計這小妖。

那陰羅剎似化血陰神一般聚散無形,這些劍光斬在他身上只是能將其斬斷,剎那間便就又會恢復原狀。只要一有機會他便會向華云英兩人撲去。

若是沒有專門克制這陰喪之物的寶貝,便只能與其干耗著。

而待那林縛將這些瘆人的白骨放出后,便一抖那黑幡,就涌入許多黑氣進入這這些骨頭之中,下一刻這骨頭便一塊塊堆積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半身骷髏。

鷹逆瞧了一眼,便明白了怎么回事,這是禾山鬼經上面骨制法器排名第一的白骨神君。

用諸多堅硬的妖骨經過特殊的祭煉,讓他們之間達成共鳴,然后在使用之時,便可以聚集在一起,幻化成各種模樣。也似那鬼物一般可聚可散。

最為重要的是,這白骨神君的體形頗為龐大,就似一個巨大的活動法寶一般,一旦祭出便讓人防不勝防。

也幸好此刻這白骨神君只是一個半成品,只有這上半個身子,而沒有下半截身體,不然鷹逆的處境就會異常危險。

幾乎一個剎那,這白骨神君就朝鷹逆撲了過來。

當下鷹逆也顧不得隱藏,直接將那髑髏怪祭出,攻了上去,同時自家也施展出風卷云涌擋在身前,防備這白骨神君忽然偷襲。

這半截身體的白骨神君,也毫無顧忌,兇猛的與這髑髏怪撞在了一團。

然后這髑髏怪就被轟出去許遠,在原地滴溜溜的打轉幾圈,才再度向這白骨神君撲去。

雖然這髑髏怪在體形上不如這白骨神君,可內在卻是由一百多小鬼操縱,到也是兇猛異常。

那林縛瞧了眼這髑髏怪,當即喝到:“果然是你,竟然懂得我們禾山道的術法,快說我兒林景塵現在何處?是不是被你這小賊殺害了!”

“呵,你們這些禾山道的人果然都是一個模樣,全部不問原因,上來就將罪狀按在別人身上。那張居中是這樣,你兒子也是這樣,他如此白癡肯定是折損在了哪個高人身上,你找我,我哪里知道你兒子在那!”鷹逆冷哼一聲回復道。

關于自家殺了這林景塵三人的事情,是打死也不能說,這個黑鍋無論如何都得他們禾山道來背!

而林縛此刻則更為憋屈,自己怎么著也算得上這西蕪岳洲面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不知怎地就撞了這血霉,先是自家兒子消失不見,隨后又有人拿著那化血陰神上門,硬說是自家兒子殺了那華顏宗的絕世天才。

一時間,所有壓力都壓在了他身上,無論是華顏宗還是禾山道。終于辛辛苦苦將這些賠償的款項湊齊了,這林縛便直等將這件事情先糊弄過去,然后去找到自家兒子,將這件事情給弄清楚。

而現在,唯一有可能知道他兒子下落的人,便就是眼前這個妖怪。

無論如何,他都不能錯失這次機會!

“既然你不肯說,就只有先將你擒下來,然后好好炮制一番,到時候便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的手段硬!”那林縛怒喝一聲,便又祭出一些精血向那白骨神君飛去。

鷹逆見狀直接祭出那剛剛完成的破云透月,同時將風卷云涌也祭出,喝到:“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能不能將我擒下還是一會事兒呢,看小爺的手段!”

那白骨神君看到這林縛的精血當即便撲了上去,卻是快不及這鷹逆的破云透月,忽地就被這破云透月給斬成了幾段,然后便徑直向那林縛撲去。同時這風卷云涌一裹就收了這些精血同時甩向那髑髏怪上。

林縛見到這破云透月來的如此兇猛,抖動黑幡,就又化出幾個黑色的骨爪向這破云透月阻止去。

同時又將自家這鬼域的拉長一點點覆蓋向這鷹逆。

后者見到這幅模樣,那里敢讓他得逞,當即便架起遁光向后逃遁而去。

這禾山道手段都在這聚陰幡中,只要給他們形成足夠的鬼域,便能夠操控這些小鬼肆無忌憚的攻擊。

最初那青羽道人的青磷鬼火便也是其中手段之一,鷹逆自然不會著了他的道。

也是這林縛倒霉,將那護身的寶器遮天鐃缽交給了自家兒子,這與人斗法沒了遮天鐃缽,便就有了諸多不便,特別是這人又懂得一些禾山道的手段,對他的諸多手段都早有防備,一時間,還真拿這人沒啥辦法。

同時他那沒有祭煉成型的白骨神君,又遇到這個如同打了雞血一樣的髑髏怪,雖然能夠占到優勢,可是想要短時間取勝,怕是也沒有可能。

而一旁與陰羅剎斗在一起的華顏宗兩人,林縛雖然嘴上說著不怕,卻也真不敢對這兩個華顏宗弟子怎樣,他要是今日將他們兩人做掉,怕是今后就要成為過街老鼠。

最起碼這西蕪岳洲是難以讓其立足了。

當下便默不作聲的取出一節漆黑的手骨,在其身后悄然用法力護住,然后忽地飛向一只小鬼體內,當下這小鬼抽搐了幾下,眼中的幽幽鬼火就漸漸熄滅。

隨即這林縛便催動自家的這鬼域,兇猛的向那鷹逆所在之處撲去,便是他自家也跟著一同向鷹逆飛去。

正在與這陰羅剎斗在一團的華云英,瞧了瞧那林縛完全不理會他們兩個,而是一門心思的去追擊那鷹逆,當下喊道:“名燦現在怎么辦?沒想到這林縛老兒竟然如此難纏!我們要是再不做出些事情來,怕是這姜風就危險了。”

“那人可是幾次從姜玉陽手中存活下來,哪有這么簡單出事,我們還是想想怎么對付這陰羅剎吧!”楊名燦當即回答到,卻是對鷹逆的生死絲毫不關心。

華云英聞言瞧了瞧這再度撲來了陰羅剎,也是頭大如麻,這玩意殺又殺不死,給他一絲喘息的機會,便就往人身上撲來,若是被這陰穢之物撲上一次,怕是就得修養好多天才能將那些陰氣徹底摒除,一時間也是忌憚無比,又沒有顯著的手段來對付這鬼物中的霸主。

而鷹逆瞧了瞧那明顯準備施展辣手的林縛,當下整個人神經都繃了起來。

忽地,便見到一只小鬼發瘋也似的自那鬼域中撲了出來,然后整個身軀不斷膨脹。

鷹逆瞧了一眼,覺得這事情有些眼熟,似是當日青羽道人用青磷鬼火的手段。

當下又是一驚,這林縛怎么可能用這么低級的手段來對付自己,事出異常必有妖,當下便祭出一個剎那天羅,這由護界罡風形成的剎那天羅瞬間便自四面八方將這小鬼給包裹住,然后“轟”的一聲爆炸!

無數的陰/水濺在這剎那天羅之上,鷹逆皺了皺眉頭正疑惑自己猜錯了,忽地見一只黑色的骨手自這些陰/水之中竄出,一個照面就戳破了這剎那天羅,直奔自己而來。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