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一零四、斷

待這黑袍道人看了看那紫金劍麻緞子,有些疑惑的問道:“這是什么?”

“是徒兒孝敬師傅您的寶貝,畢竟您一直戰斗在第一線,怎么能沒有一點傍身之物。”鷹逆嬉皮笑臉的說道。

黑袍道人接過之后將其攤開,看了眼是個陣圖就道:“這陣圖我怕是用不上吧!”

可下一刻,這黑袍道人就有些呆滯:“這是什么?蓄元奇水?還有怎么可能在如此小的一張陣圖上篆刻如此密集的陣法,便是煉制乾坤囊也不用這樣吧?”

“師傅,這陣圖原來大小可是有五丈長,我是先將他擴大了以后,篆刻好了法陣,才將他壓縮起來。要知道我為了煉制這個陣圖,可是耗費了三個多月的時間!”鷹逆有些得意洋洋的說道。

不管這大流光蓄元陣消耗了多少材料,單是鷹逆這三個多月在這上面耗費的時間,若是去做那乾坤囊,就可以賺到非常龐大一筆財富,這些財富不說其他,去購置幾件寶器還是可以的。

要知道這無礙書也只是報價八萬凝靈丹而已。

“沒想到你這小廝,在這陣道一途上的造詣已經如此之深,看來是我之前小瞧你了。這上面篆刻有多少個陣法?”那黑袍道人笑了笑,很是開心的問道。

自家弟子厲害,他這個當師傅的自然是面上有光。之前的多番打壓他,也是怕他有了一點成就就洋洋得意,忘了初心,現在看來,這小妖怪已經成長起來了,最起碼他懂得什么事情該做,什么事情不該做。

“聚靈陣、儲靈陣、巨大陣、縮小陣若干,流光護神陣一萬零百八個!師傅,你覺得徒兒這張陣圖,若是拿去評級,當得上幾品陣圖?”鷹逆又笑問道。

這黑袍道人聽到一萬零百八個流光護神陣,心頭已經是巨震,沉吟了許久道:“若是評級最低也得有五品防御型陣圖,若是效果厲害,怕是憑到六級也有可能。你耗費如此多財力與時間做這么一個陣圖是為什么?”

“你與那華顏宗結怨,我的假想敵就成了二鞠君子劍之流,若是沒有一點傍身手段,又怎么存活下來?一個華云杰就已經讓我招架不住了,若是與這二鞠君子劍斗起來,怕是再多幾條命,也不夠人家打殺。”鷹逆聳了聳肩無奈道。

“那你不是更應該留在自己身邊傍身嗎?給我作甚?”

“嘿,我剛剛發現,你比我更需要這大流光蓄元陣,還是由師傅你老人家來用好些。”鷹逆笑了笑又道:“我有一件事情要與你說。”

“何事?”黑袍道人好奇的問道。

“前番我聽那二鞠君子劍說,是要向華顏宗求援尋你,你最近小心一些,若真撞上他們怕是就不是二鞠君子劍這么簡單了。這無礙書是我借自別人的東西,若不然我也丟給你使用。”鷹逆皺了皺眉頭道。

“原來是這事啊,我會注意的,看樣這華顏宗已經有些坐不住了。”黑袍道人聞言笑道。

說道這里,鷹逆卻是又想起了另外一個心腹大患,當即開口道:“師傅,還有一事要與你說一說!先前我們在庸郡凝煞之時走漏了風聲,有一人站了出來質疑我的身份,雖然被我糊弄過去,但是卻還有一人沒有著落,我怕那人要是再站出來,你這傳承就得當場斷了。”

“哦,放心吧!這些人我都能尋到,既然如此我去尋一尋那人,讓他知曉怎么回事就好。這點你倒是不用擔心。”那黑袍道人又道。

“最后還有一點,我必須得讓你知曉。”鷹逆有些怒氣磅礴的說道。

“怎么?”

“那鞠覺亮三番兩次因為我這妖怪身份想要做掉我,這人與我的仇怨已經深植,無論如何我與他都得有一場結論!師傅,你可明白我的意思?”鷹逆問道。

“明白了,最近我就尋個機會與他們兩兄弟斗上一場,做了這鞠覺亮!敢打我姜玉陽徒弟的主意,他也得先掂量一番自家的重量。”黑袍道人應到。

聽聞這人給出明確答案,鷹逆這才滿意的嘿嘿笑道:“有師傅真好。”

可是他這笑臉還沒持續片刻,就忽地又耷拉了下來。

“人家都是徒弟出去撒潑惹事,回來后自家師傅給給撐腰、擦屁股!到我這里可倒好,你這師傅惹下的事端比我這徒弟還多,還得我忙前忙后的為你操碎了心。”鷹逆有些不滿的嘟囔道。

“我現在就去將那鞠覺亮引來,讓他與你單獨談談!”黑袍道人當場就一本正經的回道。

鷹逆聞言干笑兩聲,便不再拿這件事情說事。

兩人又家長里短的嘮了一些閑話,鷹逆也就尋得機會,好好向他討教一些修煉上的事情。

似這般兩人面對面的閑聊,卻自鷹逆遇見這姜玉陽到現在都少有的事情。

以前一直都是姜玉陽忙自己的,鷹逆則是被逼的不斷修行修行再修行。

到現在鷹逆也算是明白了自家師傅的良苦用心。

姜玉陽自知自家時間不多,便以最快的速度來帶這個愚笨徒弟入門,之后便是自家不幸隕落,這傳承也算是留了下來。

鷹逆當初在秀秋山上凝練地巽陰煞之時,姜玉陽便是打的這樣的注意,所以才會將鷹逆丟出去一門心思的修煉,然后借助這無小花的嘴巴,來間接性的傳授知識給鷹逆。

后面便是沒有姜玉陽,鷹逆在直達斬尸的修行也不會有什么紕漏。

明白了這姜玉陽的良苦用心,鷹逆心中傳來一陣暖意、微痛,似是有一張小手,不停的拉扯著自己的心臟,雖然不至于斃命,卻是綿綿無期的難受。

“師傅,你有沒有什么需要的,徒兒幫你準備一些,我最近搭上了無定坊的線,也算是小小的發了一筆,雖然是戰力一般,卻是能夠給你提供許多資源,把你武裝到牙齒,這樣才好與那華顏宗之人爭斗。”鷹逆又問道。

“如此說來我到是有一些需求,我需要一些布陣的材料,和靈導材料。雖然為師做不出來這大流光蓄元陣,但是在以天地為陣基的情況下,卻是能夠布置出一些不錯的法陣,既然你這徒兒家資豐厚,我就安心拿你的供奉吧。”那黑袍道人笑道。

隨后兩人又商議了一會兒,鷹逆拿到了一個長長的購物清單,又交給自家師傅一些傳音符,這便裹了小土幾人,架起遁光離去。

在明白了自家師傅的想法與方向,鷹逆也就不會再茫然的去用錯力,只要安安心心的做他堅定的后援就是。

現在最為重要的事情便是賺錢。

當下鷹逆就打定注意,住在那無定坊中再也不出來。

可就在鷹逆還沒有來到無定坊的時候,一件事情就打斷了他的計劃。

乾坤囊中的一張傳音符兀自震動了起來。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