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一零三、耍賴

華顏宗的選擇是欲誅殺姜玉陽為快,而姜玉陽的選擇則是你要戰我便戰。

鷹逆最初是處于觀望狀態,希望能夠將自己師傅從這場爭端中抽離出來,根本上是擔心他在與華顏宗這個龐然大物的爭斗中出事,而不是抱著與其死戰的心態。

當他發現這是一場無法避免的戰斗之時。

鷹逆便也給出了自己的選擇。

你要戰,我便戰!

可是……這卻不是姜玉陽想要的答案。

他們這一脈一直都是一脈單傳,若是鷹逆與姜玉陽都在這場爭斗之中隕落,這青罡煉岳訣,怕是就真的要失傳了。

“為什么!”鷹逆不解的問道。

“你知道為什么的,我不想你跟我一起趟這趟渾水,我必須替我師傅留下傳承。畢竟這門功法已經傳承許多年了。”黑袍道人嘆道。

“我是問為什么你明知不敵,還要將自己至于這等險地。你又為什么不愿去其他四洲避難。”鷹逆臉上怒氣氤氳。

那黑袍道人愣了一會兒,說道:“他們不該向我討要風雪幡,更不該在我剛剛因這風雪幡與靈寶閣結怨后,再來落井下石。”

“風雪幡?靈寶閣?這風雪幡不是師娘之物嗎?”鷹逆問道。

聽聞鷹逆的話語,那黑袍道人陷入了沉思,許久后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喝到:“哼,這靈寶閣咄咄逼人,害我妻子,我姜玉陽若有一口氣存活,便絕不會讓他們好受。”

“那靈寶閣是殺害師娘的元兇?”鷹逆這才恍然。

鷹逆通過顏回、顏明兩人的話語,得知了自家師傅有一個伴侶名喚風雪,卻是一直不曾聽姜玉陽說這風雪的事情。

直到此刻,鷹逆才知道自家師娘之死和那靈寶閣與風雪幡有關,也怪不得這華顏宗之人向姜玉陽討要風雪幡時,沒有幾句話就將其觸怒。

“這件事情你不要過問了,尋一個地方好好修行,以后尋一個資質出眾的弟子,將我們這門傳承延續下去。如此以來為師才可以安心做自己想做之事。”那黑袍道人沒有正面回復鷹逆的話語,則是提出了一個要求。

鷹逆聞言沉默了片刻,開口道:“想讓我答應你也可以,得讓我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若是不答應,我今天就喚你最后一聲師傅,從此之后,我與你便再也沒有關系,你做你的事情,我做我的事情!不管你是否存在,我都會去尋那靈寶閣與華顏宗的晦氣。”

那黑袍道人聞言,搖了搖頭道:“罷了,罷了!就算是我不與你說,你事后也能打探出來,這便告訴你這小廝當日的事情。”

聽聞姜玉陽的話語,鷹逆慌忙坐正了身子,整了整自家的衣服。

那黑袍道人這才當日的事情娓娓道來。

“你師娘與你一般,非是人類,而是一只飛禽修煉有成的妖怪。只是她天賦異稟,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生成一枚本命靈羽,這靈羽可避風火又無堅不摧。那靈寶閣以煉器稱著,自然想要得到你師娘身上的這些靈羽,便提出高價購置,被你師娘拒絕后,后面就干脆強搶,你師娘也是在與我一起煉制風雪幡的時候,被這些人偷襲捉走。”

隨著姜玉陽的話語,鷹逆眉頭緊緊是鎖了起來。

“你師娘不愿受人擺布,便自毀靈羽自這些人手中逃走,可是他們的禁制卻沒有解除,且又身受重傷,隨后沒有多久便就不治身亡。”說到這里之時,姜玉陽臉上的神色不自然的抽了一抽。

“也就是因此我才與那靈寶閣交惡,在中土神洲內獵殺了他們內門、外門、真傳弟子與長老共計一百多人,隨后在靈寶閣出動了兩位歸一境的修士來尋我,我才無奈的逃到這西蕪岳洲。”黑袍道人又道。

聽到這里,鷹逆開口問道:“可是我為什么沒有在這西蕪岳洲見到一個靈寶閣的弟子?按理來說,你與靈寶閣的仇怨,怕不只是這一個洲可以阻止的吧?”

“因為靈寶閣不只有我一個敵人,他們與玄機山宿怨已深,玄機山的弟子不得入中土神洲,靈寶閣弟子不得入西蕪岳洲這已經是眾人皆知的事情,那兩個歸一境的靈寶閣修士若是敢追到西蕪岳洲來,想來那玄機山一定會駕馭起玄機山,將他們當場轟殺!這也是我離不得西蕪岳洲的原因……”黑袍道人為姜玉陽解釋道。

“駕馭玄機山?”鷹逆愣了愣,他雖然知道這玄機山厲害,可是這駕馭玄機山究竟是怎么回事,鷹逆卻是不太清楚。

黑袍道人聞言搖了搖頭,嘆道:“那玄機山已經將整個山門祭煉成一個超級大陣,且是可以移動的九品超級大陣。似這般以天地為陣基,萬眾為靈脈的大陣,也只有玄機山做的出來了。”

聽到姜玉陽的解釋,鷹逆也是愣了一愣,他本還以為自家將駝峰祭煉成寶貝,又將一萬零百八個大小流光陣煉制成大流光蓄元陣已經是大手段了。

可與那玄機山比起來卻是大巫見小巫了,且不說人家以陣養民,以民養仙,以國家社稷為陣基,萬民為陣法的手段。

單單是將整個玄機山都給祭煉成超級大陣的手段,就比鷹逆這玩票出來的產品要厲害許多倍。

想想一下,若是有人將蕩燕山祭煉成一個超級大陣,這般與人家斗法,便是直接撞上去,也已經夠對方喝上一壺了。

可是想到了這里,鷹逆卻是又想起了另外一個問題。

這玄機山如此恐怖,那么與玄機山敵對,甚至逼的玄機山弟子不敢進入中土神洲的靈寶閣該多么強大?

要知道這玄機山、華顏宗、神農谷可是并稱西蕪岳洲三宗,是作為最為頂尖的門派存在。

可是自家師傅卻是直接就得罪了其中兩個,玄機山與華顏宗。

甚至被逼的不得不遁入西蕪岳洲,借助玄機山的威勢來躲避靈寶閣的追殺。

可要是有一天那華顏宗也忍無可忍,出動一些歸一境,或者更為厲害的修士,到時候又該怎么抵擋。

小土、硨磲、車甄氏等人還在仔細的聽自家老爺與老老爺說著這些曾經的秘辛。

殊不知鷹逆已經在盤算,自家這些班底若是跟華顏宗這等宗門硬磕,會有怎樣的結果。

到時候怕是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全軍覆沒。

雖然他在這些散修之中趾高氣昂,天不怕地不怕,可是這些頂尖門派里面卻是有著比自家師傅更為厲害的角色,不說這些,便是出動三五個華云杰這樣的年輕修士,也不是他鷹逆這小妖可以應付的。

當下,鷹逆皺了皺眉頭,一語點破關鍵:“那玄機山的陸機子不是有意交好你?不如我們師傅一起加入這玄機山中,想來到時無論是華顏宗還是靈寶閣都拿我們沒有辦法,只要給我們足夠時間,我們師徒二人一起堪破長生之境,屆時再去尋那靈寶閣與華顏宗的晦氣,這樣不是更好?”

“陸機子有意交好我,是因為我曾經斬殺了許多靈寶閣的弟子,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若是我們師徒一起去尋他們的庇護,到時候就是寄人籬下。這靈寶閣的壓力不去理他,華顏宗若是不斷對他們施壓,誰知道這些人會做出什么事情。更重要的是,我不能讓師傅斷了傳承,所以無論將來我發生了什么事情,你都必須活下去!”那黑袍道人又道。

“你姜玉陽行事隨性而為,不問前因,不問后果!我這小妖就必須畏首畏腳隱性埋名?這樣的活著,還不如去與這華顏宗好好斗上一斗,便是腦袋掉了也不過碗口大一個疤,二十年后小爺我又是一條好漢!”鷹逆當即不滿的嘟囔道,話畢就起身喚道:“我們走!”

小土、無小花幾人瞧了瞧鷹逆,再瞧一瞧那黑袍道人有些猶豫,不知該怎么做。

“你不是說我告訴你事情的前因后果,你就答應我的要求嗎?現在這是什么意思?”那黑袍道人怒道。

“我耍賴了,這么窩囊的活著,還不如轟轟烈烈的斗一場,若不行我明天就將這腹中洞天全部裝滿護界罡風,然后送大那云華山上!讓這些人好好感受一下雙峰老妖的怒火!”鷹逆停下步子一臉兇相道。

“你到底想怎樣!”那黑袍道人怒道:“我真是瞎了眼了,才選中你這小妖!”

“讓我參與到你們的戰斗之中,隨時可以找到你,隨時給你提供支援,這樣我就答應你,給我的師祖留下一絲傳承!”鷹逆又道。

那黑袍道人沉默了片刻,道:“你自己想要尋死,我也沒有辦法!不過你要是再敢胡來,我就先除掉你,然后去玄機山上好好避著!”

“嘿,這個方法到是不錯!”鷹逆聞言這才嘿笑兩聲,轉身再度盤坐在這黑袍道人身前,慢慢悠悠的摸出一物遞給對方。

——

一般不喜歡承諾什么,因為做不到之后便就是失信于人,有些毀人品。但是還是得說一句,昨晚停電,截止目前已經欠了三章,這個月會補出來!

以每天五千字的基礎下,盡量加更補出所欠的章節,然后盡量存稿,有存稿才能穩定更新保持質量,就這樣。繼續碼字去了……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