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九十二、改頭換面

待這有些爭議的話題結束后,眾修士也就各自散去,忙自己所需之事。

這些登天而上逆天而行的修士,所做之事其實都非常的枯燥與無趣。時間緊迫的他們幾乎無暇顧及其他事情,多是悶頭修煉企圖早早堪破桎梏進入下一個境界,從而獲得更多的壽元,直至位臨長生。

縱是偶爾外出游蕩,也與財法侶地四字相關。

就似此刻這三四十人不愿罷手,還不是因為缺少通往長生的功法,這才不得已被那華顏宗用以少許的報酬而驅使。

便是鷹逆說的天花亂墜,也無法改變最終結果。

鷹逆瞧了瞧眾人,又兀自嘆了一聲,心道:“這華顏宗的陽謀簡直太厲害了。”

閑暇無事,鷹逆拿出一塊遁地金蠶絲正準備煉制乾坤囊,賺一些凝靈丹來補貼家用,楊妙妙卻是走了過來問道:“你準備養傷養多久?”

鷹逆聞言嘿笑兩聲,知道這楊妙妙已經瞧出自家這傷勢真偽,答道:“最低也得三五天吧!這些天也好多賺一些凝靈丹。”

“那三五天過后呢?是不是就要離開大家了?”楊妙妙又問道。

“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暫時是不想去參與這件糟心事,若是那天想不開了,便會再來瞧瞧。”鷹逆斟酌了一會兒說道。

楊妙妙盯著這鷹逆瞧了片刻,欲言又止,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道:“我拿你當朋友看待,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幫忙,只是不知你信的過我不?”

“我自然是信的過你了。”鷹逆答道。

“那林景塵可是真的命喪于你手?”楊妙妙又問道。當初鷹逆說漏嘴了,說將這幾人吃掉,可是隨后又誆騙華顏宗之人,說這三人幾度追殺與他,顯然鷹逆與華云杰之死脫不開干系。

說到這個話題,似是抓到了鷹逆的軟肋,這鷹逆干笑兩聲沒有接茬。

楊妙妙又嘆了一聲,就蓮步輕移緩緩離去。

她最初是對鷹逆的功法有所好奇,這才開始留意他,可隨著時間增加,便發現這人為人處事一直透著一股子詭異。雖然他給人的感覺是性情乖戾、殺伐果斷,但是他所做的這些事情都有一個明確的指向,那便是對付,甚至分化華顏宗在外的力量。

可他一個散修又為什么要去與華顏宗這種龐大大物做對呢?

直到大楊莊的事件中,死了那如意真人,他這雙峰老妖竟然奇跡般的活下來。

才讓楊妙妙猜到了另外一種可能。

天心郡馬鞍城的那名修士所說見到姜風與姜玉陽一起,是真的!

這姜風一直都和姜玉陽有著特殊的關系,所以他才能夠多次提前尋到這姜玉陽,而且在三次與其交手之后依舊幸存,他不是痛恨姜玉陽,而是有恃無恐,知道姜玉陽不會殺他。

這樣說來,那么這姜風名字就根本不是漿風,而是由那姜玉陽所起。便是這個“風”字也讓楊妙妙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與姜玉陽曾出雙入對的風雪仙子。

在庸郡中他說自己有一個師傅,而且是男人,卻是一直沒有透露其師傅的名字,也和那姜玉陽暗合。

便是他忽然出手對付那禾山道的張居中,也是為了引出更多禾山道之人,然后將殺死華云杰的事情栽贓在這些禾山道的人手中,因為他提前就掌握了諸多禾山道的手段與法器。

若是真是這樣,這姜風也太過恐怖了,對整個事件算計的入木三分,整個華顏宗與禾山道都被他算計在內。而且將這個華顏宗三百年來劍種第一人的華云杰扼殺在搖籃之中。

似他這等手段若是不遇到二鞠君子劍這種成名已久之人,便可以完全橫著走,可他卻只有煉罡初期的修為,難道這妖怪就真的如此恐怖嗎?

他勸眾人散伙別去追擊這姜玉陽,怕也是為了給其鋪路吧。

待楊妙妙再想到這姜風明明擁有瘋狂斂財的本領,為何還有參與這件事情之中,瞬間便解釋的通了,因為姜風就是姜玉陽的徒弟,這是一個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徒弟,然后打入了敵人的陣營之中,一點點削弱敵方的勢力,來幫助自家師傅。

他就是己方陣營中的“豬隊友”,除了拖后腿就是坑隊友。

若是這樣說來,這雙峰老妖的手段可是比這姜玉陽也差不了多少。

可憐那禾山道只是因為門下弟子跋扈,瞬間就得罪了華顏宗這等龐然大物,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究竟誰才是幕后推手。

將這一切想明白以后,楊妙妙又忽地停下腳步,轉首看了這鷹逆一眼,她是多么想問上一句:“你師傅是否也姓姜。”卻是生生將這個念頭壓制了下去,因為她這一句話很有可能斷送了兩人之間本就淺薄的友誼,還會觸怒這個恐怖的雙峰老妖。

想到這里,楊妙妙面上表情便極其復雜,她感性上告訴自己,要接近這個人,去挖掘他身上的秘密,可是理性上又告訴自己,必須和他保持一段距離,因為這是一個非常謹慎恐怖的老妖,隨時都有可能動手殺人,便是死了尸體也會被他吞入腹中。

最終只得將所有的愁思都化作一個哀怨的白眼剜在了鷹逆身上,喚了聲:“注意安全。”

隨即這楊妙妙便一刻不停流的離去。

楊妙妙雖然將整個事件推理的七七八八,卻是不知那禾山道之事,全因為鷹逆早就與那林縛結下梁子,這才會去做掉張居中。

而后面的扼殺華顏宗三百年來劍種第一人,栽贓給禾山道也是被逼無奈,那華云杰瞧出了鷹逆居心不善良,出手要做掉鷹逆,哪知鷹逆手段多的嚇人,便是那化血陰神與遮天鐃缽也完全是意外。

以至于鷹逆此刻都不敢使用那遮天鐃缽。

卻正因為這些誤判,才讓這那楊妙妙將鷹逆的實力抬高到了恐怖的地步。

而對于楊妙妙心中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思緒,鷹逆卻是完全不知情,也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些。

自從他下山以后,他的時間就變得非常緊張,每時每刻都處于忙碌狀態,以至于趕路之時也在不停的思考與算計,怎么在這場混亂的局勢之中獲得好處。

在他借助姜玉陽之手除掉那顏如意后,也沒有絲毫向戲云翼、華云英兩人邀功的意思。安心的在這處山頭中,煉制乾坤囊與陣圖。

隨著時間推移,他也會去做一些其他的攻擊型陣圖,比如庚金一氣陣、丁丙熾焰陣、春化神雷陣。

不過這些都是拿別人的材料來熟練自家的技藝,在有足夠凝靈丹的情況下,鷹逆也不去在意法力的恢復。

有著凝靈丹與體內助動構造的雙重恢復,他每天去煉制陣圖與乾坤囊所消耗的法力其實也沒有多少。

也幸好鷹逆所煉制的物品都是這種簡單物件,不似煉器那般需要先燒煉器胚,然后再塑形、篆刻陣法這么繁瑣。

直到第四天,鷹逆將自家的身上的材料煉制的七七八八,這才與眾人告別,說想要自己游蕩一番算做散心,以后若是還想這直達脫劫的功法便會再來尋眾人。

總之便是將話語說的模棱兩可,給雙方都留下一個再度合作的借口。

與眾人作揖告別后,鷹逆這便又直奔武陵郡的無定坊中,與詩寒幾人寒暄一番取了一些材料,就匆匆離去。

期間也免不得聽那詩寒一陣牢騷,說太多優質乾坤囊涌入市場,導致越來越不好銷售,希望鷹逆能夠多做一些陣圖。

對此鷹逆卻是嘿笑兩聲沒有太過在意,陣圖這東西,基本上人人都能夠篆刻,其中利益非常微薄,也只有乾坤囊這種少數人才能夠制作,且難出優質乾坤囊的行當才會有利益可圖,鷹逆自然知道做那一個對自己更有好處,而詩寒與自己說這些話,雖然是事實,無外乎想壓低一些從鷹逆這里收貨的價格而已。

錢財方面錙銖必較卻不是鷹逆的性格,對此鷹逆從不過問,只是說了句:一切全聽詩道友安排,便匆匆離去。

離了無定坊后,鷹逆拿出一張人皮/面具給自家帶上,這種篆刻有一些偽裝法陣的人皮/面具算得上低階法器,帶上以后尋常修士就難以看出真偽來,鷹逆也好借此給自己掩飾身份。

便是飛行的遁光也自大鵬扶搖術還成了最近剛剛學習的騰云術,為了避開自家那顯眼的地巽陰煞遁光,鷹逆直接用護界罡風來催動騰云術趕路。

做完這一切改頭換面的事情,鷹逆直接朝那河東郡飛去,開始了新一輪的尋師之旅。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