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八十七、借問一句挑何物?

鷹逆在與這些人分離之前,又施以小恩小惠,瞬間就討好了眾人。之后若有什么事情,便會有一些人開口來為自己說一些好話,對此來說鷹逆卻是有賺不賠,畢竟幾百凝靈丹對他來說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而侯鑄、丁駿逸、楊妙妙等人,則是鷹逆習慣性的言而有信不愿意失信于人,這才第一時間償還了曾經欠下的債務。

與何獨秀眾人辭別以后,鷹逆要做的事情便是將那顏如意想辦法誘殺了。

而這件事情卻需要一擊斃命,若是給顏如意一絲喘息的機會,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鷹逆的處境就非常棘手。

當日他與那華云杰的戰斗,也是因為對方以必勝的局面與鷹逆戰斗,哪知最終峰回路轉被吞入那腹中洞天,至始至終都沒有傳遞出消息,這才讓鷹逆這小妖僥幸逃過一劫。

可這時,他已經與顏如意等人如此相熟,便是能夠偷襲殺了他,他身后的那些華顏宗弟子也會將消息傳遞出去。

鷹逆思慮了片刻,覺得由自己單獨來做這件事情不太穩妥,便是改頭換面也會存在許多隱患,還是需要借助自家師傅的的手段才安全一些。

當下鷹逆便摸出一張傳音符,祭出法力在上面寫上一行話語,輕輕一拍,這傳音符便化為灰燼。

“姜玉陽在何處?”

未有多久,鷹逆便自另外一張傳音符中收到了消息。

“河東郡。”

除了這簡單的三個字外,再也沒多一個字。

雖然這華云英在上庸鎮上對鷹逆打臉打的賊狠,但鷹逆向其詢問姜玉陽所在位置之時,還是第一時間就告知了他姜玉陽所在地。

當下鷹逆便往這河東郡飛去。

姜玉陽能夠找到鷹逆的位置,鷹逆卻是也能夠在小范圍內尋找到姜玉陽的位置。

這一切都源于之前鷹逆送給姜玉陽風雪幡之時,將兩只杯中鬼蠱投放在他身上。

如果他沒有將這些杯中鬼蠱清理干凈的話,鷹逆便可以借助對其的感知,找到這些杯中鬼蠱,可姜玉陽要是將其毀掉的話,鷹逆便就只能抓瞎。

至于這姜玉陽到底有沒有毀掉,鷹逆也不清楚,只能大海撈針也似,在這河內郡中只要有人的地方,便尋上一遍。

就這樣鷹逆駕著大鵬扶搖術開始河東郡的尋師之旅,而那黃羽則在腹中洞天中沒命的吹著那鬼笛,去尋找他丟失的兩只杯中鬼蠱。

就這樣一個鎮一個村的尋找,便是稍微大一點的城市也不放過。

鷹逆在這河東郡足足轉了三天,驚動了許多河東郡的修士,也將這河東郡搜尋了整整兩遍,卻是依舊沒有找到姜玉陽的蹤影。

就在鷹逆以為姜玉陽已經將那杯中鬼蠱給毀掉之時,腹中洞天內的黃羽卻怪叫道:“老爺,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它們的位置。”

“在哪里?”鷹逆喜道。

“就在左前方的不遠處。”黃羽又道。

鷹逆此刻所在之處,是河東郡一個名喚大楊莊的地方,左前方不遠處是一條官道。

而此刻那管道之上除了兩排的楊樹外便別無一人,難不成這黃羽弄錯了。

“你再給我好好確認一下,到底在哪里!”鷹逆有些不悅的說道。

“老爺,真的就在左前方。”黃羽有些委屈的說道。

在鷹逆正準備呵斥那黃羽之時,卻是忽地看到一個行腳貨商出現在這處官道之上。

這行腳貨商一身灰色的粗麻短衫,頭上裹著一塊紗布,整個人裸露在外的皮膚都是黝黑黝黑,似是經常受烈日炙烤一般。肩頭上扛著一個擔子,擔子所挑何物鷹逆卻是不知曉。

鷹逆就這樣瞧著他一步一步的自這官道上走向這大楊莊。

仔仔細細瞧了一會兒,鷹逆才確定這人與自家師傅相差甚遠,根本就不是姜玉陽。當下就又朝黃羽問道:“你確定是這人嗎?”

黃羽透過腹中洞天看了一眼,肯定道:“就是這人。”

鷹逆聞言,便不動聲色的祭出一縷護界罡風準備去試探一番這人,這護界罡風被他化為極其細微的一縷,瞬間蕩出去,擊打在這行腳貨商的扁擔之上,那捆綁貨筐的繩子當即斷裂,貨筐忽地墜落地面。

隨后,這縷護界罡風又朝這人腦袋絞去。

而這時,這黝黑的行腳貨商卻是嘆息了一聲,道:“怎么又掉了呢。”同時身子也彎了下去,去將那貨筐扶起。

與此同時,那護界罡風絞斷了他兩根頭發,便又繞了一圈回到鷹逆身上。

看到這一幕,鷹逆皺了皺眉頭疑惑道:“難道弄錯了?”

當下心中又有些不甘心,便繼續觀察這行腳貨商。

只見他將那貨筐捆綁好后,便又直徑來到這大楊莊內,跟路人詢問了一下,便進入一處茶棚之中,喚道:“老板來碗茶水。”

看到這一幕,鷹逆直接收了遁光,到這大楊莊外,一步步走入這大楊莊內,來到這茶肆之中,然后徑直坐到那行腳貨商身前道:“敢問兄弟這挑的是什么貨物?”

“我為什么要與你說?”那人聞言嘿笑兩聲說道。

“你要是與我說了,我便幫你將這茶水錢給付了。”鷹逆答道。

那人聞言笑道:“我這左筐挑的是心安,右筐挑的無愧。這樣才能走得所有大道,不知我這答復可值得這兩碗茶水。”

鷹逆聞言笑了笑:“若是這般,我可就不會去替你買了這兩碗茶水,你要是說里面挑的是生計與利益我還信了。”

“如此說來,你這人到是心中揣著生計與利益,看樣今天這茶水是鐵定得我自己來買了。”那人又道。

“是也不是。我有自家的生計與利益,卻是無關緊要,我心中所擔心的則是別人的安危。這樣才只得將利益一絲絲掰開,來為他鋪出一條大道來。”鷹逆道。

“這人是誰?可是你的孩子嗎?”

“不,是我師傅,他最近攤上了一些棘手的事情。”

“要是你師傅不需要你的幫忙呢?”

“那就只得給他尋一些麻煩,讓他來給我幫忙了!”鷹逆嘿笑兩聲,便甩出幾枚銅錢喊道:“老板,這茶水我買了。”

待鷹逆出了這茶肆后,便摸出傳音符寫到:“河東郡大楊莊發現一人或許是姜玉陽。”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