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八十五、大流光蓄元陣

聽到顏如意的命令,他身后的華顏宗弟子迅速分散開來,指揮眾散修開始向這上虞鎮圍攏,未有多久便將這上虞鎮團團圍攏,然后又分散出一些人向這上虞鎮內飛去。

這些修士進入凡俗人類的世界中,直接用法力蕩開房門,然后掃向屋內,席卷一圈,便繼續向其他房屋中尋找。

未有多久,便有十多人,立在上虞鎮的一處茶肆旁。

看到這等模樣,圍在上虞鎮的修士瞬間向這茶肆涌來。

須臾間,一百多名修士就聚集在這茶肆周圍,將這茶棚圍的嚴嚴實實。

待顏如意來到此地之時,眾修士慌忙讓開一條道來,顏如意盎然大步的走向茶肆內。拱手作揖道:“姜玉陽前輩,別來無恙否。”

那一身青色長袍之人,不緊不慢淺飲一杯茶水,才轉過身來,笑問道:“你們是在找我嗎?”

“你說呢?”顏如意笑道:“我們這么多人尋你如此之久,前輩是不是得稍微給點面子。”

“呵?要怎樣才算是給你們面子?”那人又問道。

“也沒什么,只要將前輩能夠坐這里陪我們喝上一會兒茶水就好。”顏如意笑道。

姜玉陽沒有搭話,只是安安靜靜的又為自己滿上一杯茶水。

顏如意見狀則直接昂首走向姜玉陽所在的桌子坦然然坐下,與這個華顏宗當前最為棘手的敵人一對一相對。

看到這一幕,立在一旁的華云英卻是也抬步走去,坐在這姜玉陽身旁。

立于邊緣的鷹逆看到這一幕心中微痛,雖然很想上前坐到第三個位置,可是在那華云英動手打壓自己之后,上前便有些不太合適,只得在一旁冷笑了幾聲不作為。

而這三人對坐以后,姜玉陽卻是不去理會他們兩人,獨自拎起茶水自斟自飲。

這顏如意與華云英兩人到也不覺得無趣,便催動法力從一旁的桌面上裹來茶水跟著姜玉陽一起自斟自飲了起來。

直到半刻鐘后,天空才飛來兩道紫青遁光,遠遠喚道:“姜老賊你這次怎地不逃了,莫不成以為可以應付得了我們兄弟兩人不成。”

姜玉陽悠哉悠哉的將一杯茶水吞完后,才慢悠悠向顏如意道:“你這小子還算有點膽量。”隨即又轉首向華云英問道:“可你又是怎么個回事?上來尋死嗎?”

“我華顏宗弟子的命,不是你姜玉陽說了算的!”架紫云的鞠明亮猛然爆喝道。話音還為落下,就有一道劍光兇猛的越過眾人頭頂,直指茶肆之中姜玉陽所在之地,這道劍光沒有初潮與大浪的驚人氣勢,卻是無比凝練,與華云杰那種神魂催動劍光極其相似。

面對鞠明亮這等攻勢,姜玉陽卻是淡然笑道:“我若是想動手,他們兩個早就是尸體了,就你們兩個人根本阻攔不住我!”

話音剛落,那劍光就砰然轟在姜玉陽身上。

鷹逆心頭一跳,卻是只見那姜玉陽的身軀如同水花一般緩緩散去,嘴上卻是喚道:“諸位道友,有緣再見!”

“這是什么?”丁駿逸驚到。

“神魂顯形,這具身體怕只是一杯茶水而已。”楊妙妙嘆道。

眾人看到這等駭人手段,都是暗自驚嘆,這姜玉陽竟然就這樣硬生生的自眾人眼前離去。

便是二鞠君子劍兩人也毫無辦法,由此可見這姜玉陽手段應該在這二人之上才是。

然而這鞠明亮卻是大喝一聲:“欺人太甚!”便架起遁光朝遠方飛去。

見到這等狀況,華云英也是提起遁光與楊名燦兩人一同跟隨著二鞠君子劍一起追去。

待他們都離去后,顏如意才長長舒了一口氣說道:“既然如此,諸位道友就散了吧!”

聞言一眾散修思慮了片刻便各自架起遁光離去。

鷹逆見眾人走的差不多了便來到茶肆之中,立于顏如意身旁久久沒有話語。

那顏如意品了幾口茶水后,嘆道:“這茶有點苦。”

“要不要我與如意真人換一壺茶水?”鷹逆道。

“不用了,你的心思我已經明白,我會盡量護你周全,只是你這今后做事可要給我一心一意,且莫要再朝三暮四了。”顏如意又道。

鷹逆慌忙點頭道:“小的省得了,多謝真人大義。”

顏如意聞言擺了擺手,起身與那華顏宗眾人一同離去。

鷹逆這才回到何獨秀等人身旁,鑒于鷹逆之前與華云英的尷尬處境,眾修士到是都不太好說些什么。

鷹逆卻主動說道:“既然沒有什么事情,我們就在這里休息吧,坐等那姜玉陽的消息。”

“如此也好。”丁駿逸應到。

“反正也沒有什么事情,就只能如此,隨大家的意愿了。”何獨秀也點頭應道,看了看鷹逆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鷹逆這時卻又堆起一張笑臉道:“不知道妙妙妹子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

楊妙妙聞言點了點頭道:“小妹我自然是從了哥哥。”

就這樣,鷹逆帶著這楊妙妙去尋了一處較大的客棧,直接拿出幾定金子將幾間連在一起的上房全部給租下,待他進入這房屋之中后,便直接將這些上房打穿,然后祭出那沒有煉制成功的大流光護神陣圖。

然后就上手就篆刻大小流光陣,楊妙妙見這鷹逆不想多說話語,還以為他是因為華云英的事情心里不太舒服,便開口勸慰道:“這些大宗門出來的弟子一個個眼高于頂,姜哥哥既然有著不俗的天賦,又何必去奉承他們,尋個無人地方安心修煉,只要達到足夠的境界,到時候便是他們見到你也得客客氣氣,何必去受這等窩囊氣。”

“嗯,謝謝妙妙妹子關心,我心中明白。”鷹逆點了點頭,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道。

“你要是心中不忿,我們這便回庸郡,不去攙和這烏七八糟的事情,你就算不加入我們真空道,我一樣拿你當自己人看,縱是妖怪又怎么了?只要你在我們真空道本部內,便是那二鞠君子劍也不敢拿你怎么樣,又何必為這些事情而擔憂。不說脫劫,但是在歸一之前,都能尋得名師來為你指點,你現在所執著的究竟是什么?”楊妙妙有些恨其不爭的問道。

聽到這女人的話語,鷹逆心頭微動,盡管他一直都不太喜歡這女人,可是卻能夠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這個女人是在想要幫助自己,可是鷹逆自己又背負太多的秘密,自然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與她共享,在聽到她的話語后,鷹逆的心思也是極其復雜。

鷹逆沉默了片刻后,才恢復了以往嬉皮笑臉的模樣,瞧了楊妙妙一眼,問道:“你信我嗎?”

“你什么事情都不與我說,讓我怎么來信你?”楊妙妙有些不悅道。

“信人與否,和說與不說有關系嗎?”鷹逆又問道。

聽到鷹逆這等嚴肅的語氣,楊妙妙歪著腦袋思慮了片刻后,道:“似乎是沒有多大關系……”

“既然如此,你就好好為我護法就是!放心吧,我不會因為這些小事而心存不忿誤了修行,我可是胸懷天下的男人,怎么可能對這點事情而生氣。”鷹逆哼笑道。

“真的嗎?”楊妙妙問道。

“真的!”鷹逆點頭道。

就這樣,楊妙妙忽地蕩起法力,將這處房屋完全遮擋,然后便盤坐在地,一邊恢復法力,一邊吞服凝靈丹。

鷹逆也是手下不帶停歇的去篆刻大小流光陣。

就這樣,鷹逆與楊妙妙在這上虞鎮中開始了新一輪的同居生活。

這一住就又是六七天,隨后鷹逆又接到了姜玉陽的信息,就與眾人一同再度撲向姜玉陽所出現的地點,結果卻毫無意外的撲了個空。

待眾人散去后,鷹逆便與楊妙妙一同尋找一處僻靜之地,繼續篆刻這大流光護神陣圖,這一待便又是六七天,隨著鷹逆篆刻陣法的速度越來越快。

這進度自然也跟著加快。

不知不覺中,這巨大的流光護神陣就已經完成了二分之一,楊妙妙在為他護法的時候也感嘆其毅力堅定,竟然能夠不眠不休的做如此長時間的法陣篆刻,而且沒有一絲疲憊之感。

就似這人是鐵打的身軀一般,從來都不會覺得疲憊。便是他臉上那專注的表情也是恒古不變,甚至讓楊妙妙生出了一種錯覺,他之前所表現出來的所以其他情緒都是假裝出來的,只有此刻這表情才是最為真實的表情。

而那姜玉陽在有意避開華顏宗之人后,他們追尋幾次都是撲了個空,鷹逆也就在這個空檔之中瘋狂的祭煉著這大流光護神陣圖。

這是一件比祭煉駝峰更加繁瑣的工作,直到兩個多月后,鷹逆終于將它完全篆刻完成,八丈長四丈八尺寬的巨大陣圖上篆刻了大大小小一萬零八百個大小流光護神陣。

當鷹逆將它激活后,便忽地化為一張八尺長的陣圖。

隨后鷹逆做的第一件事情,卻是將那一萬二千凝靈丹買來的蓄元奇水直接潑在了這張陣圖之上,蓄元奇水在陣圖上閃一閃便沒入其中。

下刻,若有若無的靈氣便向這張陣圖瘋狂涌來。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