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八十三、噬金仙

鷹逆近段時間很少有一人獨處的時候,大多數情況不是與這一眾修士湊在一團,就是一門心思的篆刻大流光陣圖。

黃羽、小土等人也就沒有時間出來撒歡,此刻尋得機會自然要出來好好透透氣。

鷹逆瞧了瞧上竄下跳的黃羽等人,又向腹中洞天內問道:“你們要不要出來瞧一瞧?”

無小花撥弄了一番身上插著的五柄飛劍,說道:“我還要溫養這五色劍陣就不出去了。”

“回老爺,我們夫妻兩人在這里面待著挺習慣的,也不用出去。”車甄氏喏喏道。

鷹逆聞言后,便也不去離去他們,一門心思的投入這符陣的篆刻之中。

黃羽等一百多小鬼與那小土便在這礦洞內翻騰了起來,尋找一些可用之物。

一會兒的功夫,便將這礦洞內里里外外翻了一層,還真給黃羽在這縫隙中尋到了一株靈音草幼苗。待他將這個消息告訴鷹逆后,鷹逆便直接祭出護界罡風將這株幼苗連帶石頭一同斬下納入腹中洞天之中。

有了這等收益后,黃羽等小鬼與這小土便更加賣力的翻找了起來。

時間也隨著鷹逆不停篆刻流光陣中快速流逝。

在這礦洞外的楊妙妙卻也幫鷹逆阻攔了焦思成、侯鑄等人的探訪。

當眾人知道這楊妙妙在這礦洞外為鷹逆護法后,也就明白了鷹逆的舉動,想來是想在這灰銀礦洞內煉制什么,索性近來無事,眾人也就在這上陶鎮中休息,一個個做起自己該做的事情。

第二天后,這灰銀礦洞已經被那鐵齒鋼牙的小土給挖掘出許多個大坑,可這其中除了一些沒甚用處的石頭外便別無一物。他們折騰這兩天唯一的收獲也就只有那么一株靈音草幼苗,且還是那黃羽找到。

一想到此處,這小土就起了一絲爭強好勝之心,若是不在自家老爺面前做出一絲功績,指不定要被這黃羽嘲笑多久,當即便一咬牙朝這礦洞下方挖去。

黃羽與小土這等競爭鷹逆卻是也不知曉,此刻他整個整個人都處于全神貫注的情況下篆刻大流光陣,也沒有辦法分散精力來查探其他事情。

而這小土一路挖掘下去了幾丈深后,不然怪叫了一聲“老爺救我”,整個人便沒命也似的自那深坑中向上爬去。

聽到小土的呼喚,黃羽等人第一時間進入那髑髏怪之中,瞬間便促動極致速度向這深坑之中飛去。

隨即便又傳來了黃羽等人的怪叫:“老爺快點救我們,這些東西是什么,竟然如此兇猛。”

鷹逆聞言這才停了手頭上的工作,收起那大流光護神陣慌忙向這深坑中飛去,只見一些銀白的蟲子將小土與這髑髏怪完全覆蓋密密麻麻,然后就聽到一些喀嗤咔嗤的啃食聲音。

瞧到這等模樣,鷹逆也不敢怠慢慌忙祭出地巽陰煞化為柄柄利刃向這些銀色的蟲子攻去。

哪知這無往不利的地巽陰煞攻擊在這些銀色的蟲子身上,卻是如同擊打在金屬上面一般發出“呯呯”的脆響,而這些銀白色蟲子則毫發無損。

看到這等模樣鷹逆也是愣了一愣,這些蟲子竟如此厲害。

卻在這時,腹中洞天內的無小花驚道:“這些蟲子有可能是噬金仙,快些將他們收起來,這全是好東西。”

鷹逆這才恍然,原來自己撿到寶貝了,當即便祭出護界罡風將這小土與那髑髏怪全部裹了吞入腹中洞天中,然后利用腹中洞天的變化之能,將這些噬金仙全部分離開,隔絕在一個較小的空間內。

做完了這些事情,黃羽才激動的喚道:“老爺我再也不出去撒歡了,外面簡直太可怕了,我們這群人竟然連一群蟲子都斗不過。”

“老爺我也不去了。”那小土幻化出原型來打洞,此刻卻是被那些噬金仙給啃噬的遍體鱗傷,也幸好他自身愈合能力極強,不然光這些傷勢就夠他躺上一陣子了。

而聽到他們話語的鷹逆卻是來不及回答,因為自那洞內又涌現出了密密麻麻的噬金仙,看到這一幕鷹逆只得慌忙祭出那未有煉制成功的大流光陣,在自家面前形成一個極其凝練的流光護盾,然后便聽到了密密麻麻如同暴雨拍打地面一樣的聲音。

這流光護盾也在這恐怖的沖擊下越來越弱,看到這一幕,鷹逆干脆撤去了這流光護盾,大口一張就將這些噬金仙全部吞噬入腹中洞天,與那些先前捉住的噬金仙關在一起。

雖然鷹逆無法奪取一些修為高深之人的法器,可是對付這些單個修為不如自己的噬金仙來說還是極其容易就將他們全部吞下。

待他將這上萬的噬金仙吞下后,便一不做二不休,又跳入這陷坑之中,干脆將這些噬金仙給一網打盡。

當他飛入這處陷坑之中,才發現這巖石之下有一塊斷層,而這斷層下面則是一塊巨大的鐵礦,上面趴著密密麻麻的白色蟲子蠕動,還有一些似乎介于成蟲與幼蟲之間的形態,而少許的噬金仙瞧見的鷹逆這個外來入侵者便直接向他撲來。

對于這些自投羅網的小家伙,鷹逆自然不客氣,直接一抖就將他們全部吞入腹中。

隨即又用護界罡風一斬,張這些白色如同蠶寶寶一樣的幼蟲也給全部收入腹中洞天內。

腹中洞天內的無小花這時又喊道:“多收集一些鐵礦石,這些噬金仙以此為食,對你沒有壞處。”

鷹逆聞言這才只得又摸出幾個剛剛制作好的乾坤囊,將系在腰間然后用護界罡風去斬斷這些鐵礦石往乾坤囊內丟去。

而就在鷹逆做著掘地三尺之事時,那楊妙妙卻是忽地來到了來到他身旁問道:“我剛才感覺到這里有法力波動,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我在這里尋到了這處鐵礦,遇到一些礙事的蟲子,就將他們全部解決了,現在沒事了。”鷹逆嘿笑道。

楊妙妙俏生生立在原地瞧了一會兒,見他一直在這里收集這些只有凡俗之人才會用的鐵礦石后,覺著無趣,也就不去理會他,再度回到這礦洞門口。

待楊妙妙走后,鷹逆便又放出一只噬金仙準備打量一番,哪知這噬金仙剛出來便兇猛的向鷹逆撲來,見狀鷹逆只能蕩出自己法力將他制住,同時問道:“這玩意該怎么操控?”

腹中洞天的無小花沉默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