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四十九、不情之請

這些傳音符皆是由戲云翼交與自己,此刻忽地收到消息,想來便是那戲云翼有事要找自己。

可這無定坊究竟在什么地方,鷹逆卻是不太清楚,若是問體內的無小花或許能夠給其答案,可是此刻問他卻是不太方便。

當下直等向身旁的楊妙妙問道:“妙妙妹子,你可知那無定坊在何處?”

“姜哥哥怎么會無緣無故問起這無定坊?”

“有一些小事需要去處理一番,卻因為自己不太熟悉此處的環境,也就只能麻煩妙妙妹子了。”鷹逆卻是耐著性子解釋道。

聽到鷹逆的話語,臉上本還有些笑意的楊妙妙,忽地表情就拉了下來,不悅道:“我本還以為,你尋這無定坊是要買些禮物送與小妹我,卻不曾想是因其他瑣事而已。如此我就算是知道這無定坊在哪里,也不要說與你聽。”

聽得這楊妙妙的話語,鷹逆也猜的的幾分原由,這便問道:“難不成這無定坊便是一座坊市,正好其中有著妹妹所心意的物品?如此這般,只要你瞧上的,正巧我又能夠購買的,這便就買下來送與你就好。我姜風一生磊落,何時做過失信人之事。”

“有沒有我心意之物,也得瞧過才知道,既然姜哥哥有這個心意,小妹我便帶你過去就事。”楊妙妙白了鷹逆一眼說道。

說來也奇怪,尋常的人類見到自家這等模樣,無不會生出一些其他心思,這般下來楊妙妙反而十分厭惡。而鷹逆對她沒有一絲淫/穢之念,她反而卻樂意賴在他身旁,最起碼此刻兩人相處的關系,對楊妙妙來說,卻是十分舒服的。

“那我們這便與他們告辭吧!”鷹逆忽地說道。

“卻是不用,那無定坊與我們所行之處正好順路。”楊妙妙搖了搖螓首解釋道。

鷹逆聞言也知曉自家失言鬧了笑話,這便訕笑兩聲不再接話。

就這樣,眾人向南又飛了四五個時辰,楊妙妙忽地說道:“姜哥哥,那無定坊就在附近不遠處了。”

鷹逆聞言應了一聲,猛然提起遁光來到前方何獨秀身邊說道:“獨秀道友,我有些事情需要去一趟無定坊,你們先行趕路就好,之后我會追上你們的。”

“哦?如此這般,我們便在這里停下等一等就是了,諸位道友如果需要什么材料,便也可以去那無定坊瞧上一瞧。”何獨秀聞言到也非常識趣,瞬間便讓眾人停了下來。

“如此甚好,我正好需要兩味配藥來開一爐生肌散,這便去瞧瞧是否能尋到。”

“我也去看一看可有所需之物。”

忽地又有兩人開口回應了何獨秀的話語,便朝那無定坊遁去。

何獨秀等人無所求,便降下遁光尋一處僻靜之所打坐調息。

鷹逆與楊妙妙也一同向那無定坊飛去。

似他們這等修為之士,全盛之下也只能飛行十多個時辰,便就法力耗盡。

想要指望調息將法力恢復全盛狀態,怕也得三五日才能做到,尋常他們這般趕路,怕都是得消耗一定的凝靈丹來恢復法力才行。

因此他們才會在趕路之時尋到一定空暇時間這邊慌忙盤坐調息恢復法力。這樣也能為自己節省一些消耗,便是遇見突發狀況也能夠更好的應對。

而這些人都不似鷹逆這般,有腹中洞天的存在,完完全全將體內的罡煞之氣隔開,這便避免了互相克制所產生的消耗,同時他的經絡之中還有諸多助動構造,便是飛行之時,他也能夠悄然的恢復法力。更何況還有體內的眾多小鬼,作為他最為強大的后援。

此刻這隊伍之中,若單輪法力渾厚程度,怕是還真沒人能夠和鷹逆所媲美。

因此像他們這等見縫插針的修煉方式,鷹逆卻也不以為意。

就在鷹逆與這楊妙妙飛遁片刻后,鷹逆忽地想起一事,這便捂住肚子嗷嗷怪叫了兩聲說道:“妙妙妹妹你且等我一等,我這不爭氣的肚子不知怎地,就又鬧騰了起來,我先找個地方去解決一下。”

修道之人有著體內的靈氣一點點滋養身軀,使得身體早就強壯無比。又恐傷了自家的法體,便對這吃食也極為講究,常以靈藥為餐,更有甚者直接采納日月之精氣為食,完全杜絕了五谷雜糧的攝入。

尋常這種鬧肚子的小毛病也自然不會發生,鷹逆這雖說吃起東西不太忌口,可這動不動就鬧肚子,顯然是有意偽裝。

看到這等模樣,楊妙妙還能不知怎么回事,他明顯是要支開自己,當即應了一聲:“那你就快點去吧,我也離遠一些,免得你再來了雅興,我聽著心頭煩躁……”

鷹逆聞言卻是沒有接茬,直徑朝一旁的密林之中飛去。

待到鷹逆覺得自己差不多避開了楊妙妙的視線,這便蕩起地巽陰

煞將自家裹住,小聲喚道:“車甄氏,可能聽到我說話?”

“仙長,奴家能聽到。”那豐腴的婦人聞言慌忙應到。

“前番我與你說過,待五老山的事情結束,就還你們自由,此刻五老山之事已經結束,我便將你們放在這里,以后何去何從我便都不去理會,但是你切莫將當日所見之事說出去,不然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將你們夫婦二人尋到打殺。”鷹逆又道。

聽到鷹逆的話語,腹中洞天的車甄氏沉默了半響。

他丈夫硨磲卻是忽地開口道:“仙長,小妖有一事相求,望仙長能夠答應。”

“你們兩口子怎么這么多事情?有話說,有屁放,我現在可是忙的很呢!”鷹逆有些不悅的說道。

“聽聞小土說,仙長你待人親切,對待下人如同自家親人一般,無論是這些鬼物,還是小土都非常感激你。我便想了,自家與其做一個隨時可能被人殺掉的野生妖怪,倒不如依附在仙長身邊,為仙長鞍前馬后,指不定將來還能獲得一些大好福緣,也不用這般擔驚受怕的活著,如此一來,仙長就也不用擔心山妻泄露仙長的秘密。”那硨磲妖忐忑的許久,終于將這些話語說了出來。

鷹逆聞言,想了一想,覺著這般對自己也沒甚壞處,想到那小土都有可用之時,這硨磲妖想來也差不到那里。當下就問道:“你們可思慮好了?”

“我們已經商量好了,只是小的還有一個不情之請,望仙長能夠答應。”硨磲妖缺是又得寸進尺的說道。

“何事?”

“小的自家本是妖怪之軀,性命悠長,到也不怕這時光的摧殘,可是山妻卻只是凡人之軀,怕是要不了多少年,就會性命悠危,到時候徒留小的一人存活卻也沒甚意思。還望仙長垂憐小的,傳授山妻一些微末道法,為其延長壽命,這般小的就感激不盡,愿為仙長赴湯蹈火。”這硨磲妖卻是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跪在了這腹中洞天之中。

鷹逆聞言,卻是不加思量的說道:“我答應你們就是。”

聽到鷹逆的答復,硨磲妖與車甄氏兩人慌忙心悅誠服的匍匐在地喚道:“多謝老爺!”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