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四十六、賭命

鷹逆前番尋那禾山道張居中的麻煩,是因為與青羽道人、林縛這兩個禾山道的修士有怨,既然這張居中眼神不好撞了上來,就自然要拿他當藥引子,來引林縛出洞。

隨后,這大荒派的凌季云也算是仗義,雖然出手相救無果,但也幫托拉來了幾人尋鷹逆麻煩,鷹逆從走也算獲得了一些好處,以至于在與華云杰的戰斗中起到一定作用。

雖然鷹逆不怎么恨這凌季云,但是他又必須得表現出洶涌恨意,不然就太過不正常。

想到這里,鷹逆卻是又暗自感嘆了一聲,人類真是復雜,與他們一同每天都得小心翼翼。這般下去又如何能夠好好修行。什么時候能與自家師傅尋一個僻靜的地方,就這樣一住住他個幾百年,然后直接文鼎長生,這再出門游山玩水,蕩跡五洲,如此才稱得上快活逍遙。

然而,這一切都建立在將自家師傅自這個事件中抽離出來。

當即空中的鷹逆便朗聲喚道:“凌季云!”

“咦?你怎么在五老山中?我還當你與那華顏宗的修士一同去云華山納福了呢!”那凌季云聞言,也是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

“只怕凌道友嘴上這樣說,心中卻不是這樣想吧!讓我來猜一猜你心中所想,‘這蠻子怎么還沒有死掉,他不是應該被那禾山道三人殺死嗎?’,是不是這樣凌道友。”鷹逆的話語很輕,可聲音卻是越來越冷。

鷹逆與禾山道張居中之事眾人都知道,隨后這鷹逆就與凌季云、孫德祿、林平志三人不太對路子。

后來,凌季云等人喊來禾山道三人尋這鷹逆麻煩,便是眾修士都跟著倒霉了一番。雖是嘴上不說,卻也懶得管鷹逆與這凌季云之間的狗屁倒灶之事。

“你什么意思?”凌季云有些不忿的怒道。他遇見這鷹逆就像秀才遇見兵,就算討厭的牙癢癢,卻也拿他沒有任何辦法。

“自然是字面意思,你若是再招來這禾山道的人害我,我便絕不顧同盟之誼,定要將你打殺當場!反正已經得罪了一個禾山道,也不在乎再多一個大荒派。”鷹逆忽地降下遁光來到這凌季云身前,身后的長發無風自動怒氣勃發。

在這件事情上凌季云有些理虧,也不好多說什么,只是有些憤怒的盯著鷹逆。

“姜道友,你這樣似乎有些過分了吧!”有一人有些看不過去,開口勸了一句。

鷹逆聞言冷哼一聲:“那禾山道三人追我許久,偷襲我三次。我這樣說還過分嗎?若不是這凌季云,我至于這么狼狽?”說到這里,鷹逆猛地拔下自家那粗麻短衫,露出結實的肌肉。只是這上半身遍布著各種烏青的傷痕,還有手臂上那猙獰的疤痕,都是那么的觸目驚心。

鷹逆與華云英戰斗的傷勢都好的七七八八,便是手臂與頸部的重要傷勢也是他變化為妖驅后所受創。等他再變化為人身后,縱然會有一些痕跡,卻也與之前的傷勢大有不同,此刻他又讓黃羽等小鬼在自家的傷勢上制造了第二層由鬼物造成的傷勢,也算是掩蓋了他之前的傷勢。

總之鷹逆此刻的凄慘模樣,全部都可以推到那禾山道三人身上,至于這三人此刻人在何處,卻不是鷹逆能夠關心的。

眾人看到鷹逆這等模樣,到也明白了這鷹逆的怒意在何處,顯然在他離開眾人這些時間里,被那禾山道之人追的夠嗆。

凌季云毫無悔意,反而有些得意了說了句:“你若是不對張居中道友下狠手,便不會有這樣的下場,此時怕是不只那禾山道的人尋你,便是那林姓道人的朋友也在尋你。”

“我要是不出手,只怕此刻早已成了一具尸體,你也別得意,那禾山道人若是在再敢來尋我麻煩,老姜我定要讓他們有去無回。”鷹逆怒道。

何獨秀由著他們吵了一會兒,看這姜風怒氣泄了差不多,便開口勸阻道:“好了,先將這事緩一緩,我們來說一說正事吧。”

鷹逆冷哼兩聲也就不再說話,到了此時他才算是將這全套戲給演完,事后就算有人找他問那華云杰的事情,也有足夠的人給為他作證。

接下來要他要做的事情便是將這灘水給攪渾,然后從中獲利。

就在眾人準備聽何獨秀說所謂的“正事”之時,忽地一人掠過上空,大呼一聲:“丁老賊你竟然在這里,吃我一劍!”

當即那人就用法力裹著自家的佩劍直接朝丁駿逸攻來。

他竟然毫不在意這二十多人,悍然向丁駿逸發動的攻擊。

丁駿逸正準備出手,鷹逆卻是直接就蕩起地巽陰煞向那柄飛劍絞去,同時怪叫了一聲:“哪來的野道人,敢欺負我駿逸道友,且吃我老姜一擊。”

隨即這鷹逆便不由分說的與這人斗在了一團。

丁駿逸覺著自家脾氣已經夠火爆了,不曾想這鷹逆在火爆脾氣上,顯然要高出自己好幾個層次。只是一時間覺得這幅畫面又有些眼熟,以前仿佛在那里見過。腦中略微一轉就想到了上流鎮茶肆外面的無奈戰斗,當即愣了愣朝何獨秀望去。.

那何獨秀也是有些無奈的問道:“沒法說和?”

丁駿逸點了點頭,又無奈的搖了搖頭。

而與那道人戰在一團的鷹逆,卻是忽地轉身答問道:“我說獨秀、駿逸怎地你們這么多仇家,要不是有我老姜在,只怕這五老山你們都出不去了,只能在這里跟人家拼命。”

丁駿逸早就討教了他的厚顏功底,此刻竟也不去反駁他,只是立于一旁看著他與這來人相斗。

他與這刁光斗本來也沒甚仇氣,當時因為一株靈草兩人賭斗了一番,自家贏得了這株靈草,那人便十分不忿,以后見到丁駿逸便要與其賭斗一番,這般下去了三四次,卻是一次沒贏。刁光斗便因此懷恨在心,再尋到丁駿逸便要與其賭命,而不賭其他東西。也幸得一些其他修士勸阻,這才不了了之。

沒曾想這事過去之后,再次遇到這人,竟然不提賭斗之事,直接提劍就攻,看來他們兩人只見必須較量一個高下才行。

也虧得這鷹逆太過熱心腸,將這件事情攔了下來,不然丁駿逸怕是就算要贏也的廢上一番功夫。

說起來,這道人腦殼也確實有些貴恙,他一人前來,不由分就開打,也不瞧一瞧現場狀況,這二十多人,若是有幾個人受到了驚嚇,對他來個群而攻之,怕事也就難逃厄運。

偏偏囊中羞澀的鷹逆就是喜歡這種不講道理之人,這樣從他身上掠奪一些好處,也就沒有太大后遺癥。

那刁光斗與鷹逆斗了一陣,沒有討到便宜,便張嘴大喝道:“你這人到底想怎地,我與那丁老賊有舊怨,卻是礙著你何事了?”

“駿逸道友乃我同伴,你欲為難他,便是想要為難我老姜,有本事先勝了我老姜再說。”鷹逆憤怒的大喝道,手下的力度卻是悄悄的消弱,準備再先詐敗然后猛然施辣手殺掉這人。

就在這時,天邊忽地又飛來幾道遁光,停在那道人身后,喚了聲:“刁光斗,你怎么又與人斗了起來。”

那刁光斗聞言大喜,喊道:“諸位道友來的正好,這惡道人屢屢阻我,忒是可惡,今個我刁光斗便要與其賭命,諸位道友給我做個見證,生死有命,概不怨人。”

“刁道友,不可不可!怎能這般魯莽,輕易就與人賭命,似我們這般求道之人,修為不易,尋常哪有人會拿自家性命來做賭斗。”刁光斗的同伴聞言慌忙勸阻。

“你這野道人這般猖狂,我豈會怕你,你就說怎么個賭法。”

那人話還未落,鷹逆就怒然問道。

“自然是拿我的命來賭你的命,我們兩人各憑手段生死有命,便是隕落了,也不許親朋好友來尋仇。”刁光斗開口解釋道。

鷹逆聞言,心頭大喜,暗忖:刁姓修士這般機智,想到了這么一個生財之道。今后定要將這個手段發揚下去,既能討到好處,又可以杜絕后患。

“賭就賭,我還怕你不成。”

就這樣,這兩個腦袋都有貴恙的修士便簡易的訂下賭命約定,由在場的眾多修士為其作證。

了解刁光斗的人的知道這件事情勸阻不得,便也只得由著他去。

而了解鷹逆的人,顯然也知道鷹逆打的什么算盤,關心他的不好勸阻,厭惡他的也樂見其成。

就在鷹逆嘿笑著不再掩藏實力,與其這刁光斗拼命之時,卻見這方才罡煞之氣頗弱的刁光斗忽地罡煞合一,洶涌攻來。

瞬間就自煉罡小成,便成了陰陽初期。

原來這人一直在隱藏自家修為,實則早就已經達到了陰陽之境。

所謂的賭命,就是準備以隱藏的實力來碾壓鷹逆。

這人看似魯莽,卻是與鷹逆一般都是奸詐之輩。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