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二十七、暗算

鷹逆默不作聲的將這些如同指蓋大小的杯中鬼蠱收起,一一丟入腹中洞天。

然后便根據禾山鬼經上的記載,開始操縱這些杯中鬼蠱還原所見所聞。

魂魄凝而不散是為鬼,鬼物便是各種生物未有消散的神魂游離在天地之間,因為其屬陰,故而又被稱之為陰神。

蠱便是人為飼養的蟲豸,用于控制或者禍害他人。

而這些杯中鬼蠱,則是經過特殊的篆養,將一些銀魂甲蟲的生魂給抽離出來,然后祭煉得不消不散,這便成了似鬼似蠱之物,因為其太過弱小,常人也無法察覺,便是將其藏匿與杯中也無人可查。

鷹逆將那青羽道人打殺了后,獲得了此物,全部丟在腹中洞天之中,這卻是第一次使用。

而他隨后又打殺了一個禾山道弟子張居中,卻是沒有任何這方面的記載,身上也只有一些不入流的污祟法器與靈符,連一只鬼物都沒有見著。

顯然,在養鬼一途上,青羽道人比這張居中要厲害多倍。

據禾山鬼經記載,這杯中鬼蠱不但能夠讓人腹中疼痛難耐,壞人法力。還有一些小的功能,比如留聲記錄。

禾山道的一些弟子便常用其來傳遞信息。

鷹逆將這些杯中鬼蠱丟在孫德祿身上,就是想聽一聽這些人究竟在怎么盤算自己。若是手段一般的話,就陪他們玩一玩,要是手段狠辣,那就怪不得鷹逆下手沒有輕重了。

等將這些杯中鬼蠱收好了,鷹逆就又吹起這笛子,開始操控它們重現所見所聞。

待鷹逆將視線投入腹中洞天后,便看到這些杯中鬼蠱凝在一起,變化成各種模樣,仔細一瞧正是凌季云、孫德祿、林平志等人。

“那姜風簡直太可惡了,不知道他這樣的脾性,是怎么混入這修道一途的,就他這般沒有定性的模樣,撐死也只是一個法力大圓滿,等到錘煉道心之時,只能停滯不前。”

“唉,卻是可憐了那張居中道友,一著不慎,此刻連尸體都沒法找到……這人莽是莽了些,可招子太過狠辣,我們還是注意一些的好,免得一不小心,就栽在他手里。”

“今日他如此欺我,將來有機會定要報這一箭之仇。不將這口惡氣出了,我孫德祿寢食難安!”

“孫道友不需這般,他不是肆意妄為做掉了張居中,我們只要這件事情說與禾山道的人,想來自然有人來尋他晦氣,到時候我們在一旁靜靜的瞧著就是了。”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這身衣服瞧著就礙眼,這便毀了他吧!”

畫面中的孫德祿抬手一揮就毀去了沾滿酒水的袍子,畫面也因此結束。

看到這一幕鷹逆冷笑了兩聲,心中盤算著到時候怎么收拾這幾人,與前來助拳的禾山道修士,最好能夠將那林縛給引來一并做掉。

可是這吹笛子的事情似乎真的不適合自己,雖然鷹逆也能施展這鬼笛,可是吹出來的聲音簡直太難聽了,別說別人聽著難受,就是自己都有些受不了。當下就朝腹中問道:“你們有誰會吹這玩意?”

“我會!我會!老爺小黃我吹得了。”那黃羽聞言慌忙應到。

“那你可識得字?”

“老爺,這個小黃我卻是不識得,除了自家的名字其他字都不認得。”

鷹逆有些無奈的將那禾山鬼經交于無小花后,說道:“如此便讓平寇并肩王教你這鬼笛的使用方法,早些學會了,也好幫老爺我做事。”

處理好了這些事情,鷹逆這才散去地巽陰煞,晃晃悠悠的自樹林中走了出來。

見鷹逆歸來,楊妙妙遠遠的迎了上來,捏著鼻子問道:“沒曾想姜哥哥這入廁之時,還有撥弄音律的興趣?”

“咳咳!一時興起,這才試了一試,發現自己沒這天賦也就毀了那笛子,免得以后丟人顯眼。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們這便回去吧。”鷹逆訕笑道。

楊妙妙聞言點了點頭應允。

下一刻,鷹逆便蕩起滾滾惡風,裹起兩人回到了福云客棧。

得知那衣服還沒有送來,鷹逆便索性坐在門口恢復法力。那楊妙妙也不需要睡眠,就坐在一旁盯著鷹逆,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轉,不知心中在想一些什么。

直到子時三刻,才有人慌慌張張的將鷹逆需要的衣服送來。

當即鷹逆也不再掩飾,蕩起滾滾惡風將自家裹住,這換了衣服,將八個錦囊一綹的系在腰間,這就退了房屋,拔地而起,朝上流鎮方向飛去。

鷹逆本是欲尋個法子支開這楊妙妙,自己就可以化作本體快速趕路。可是這楊妙妙沒法支開,自己就只能憑借自身的法力去趕路。

在沒有相關的飛行功法,鷹逆這飛行速度著實有些不夠看。

那楊妙妙在身旁瞧的明白,卻也不好點破。

可是要按照兩人現在這速度想要在集合之時趕到上流鎮,似乎有些不太可能,總不能楊妙妙自身擋開了法力,帶著他一同趕路。

“姜哥哥似是不太精通飛行之術?”楊妙妙忽地開口問道。

鷹逆黑著臉,回答道:“我那師傅不曾教我這本事,我也只能憑借自家的法力托著自己飛行,這速度卻是有些慢了……”

楊妙妙聞言咯咯笑道:“小妹這里倒是有一則飛行法決,名喚大鵬扶搖術,若是姜哥哥不嫌棄的話,我到是可以借你參悟一番。”

“嗯?既然妹妹有這好意,我要是再推搪,就有些矯情了。”鷹逆嘿笑道,自己野生妖怪起家,從來都不知道矜持為何物,既然你愿意拿出來,我自然不會與你客氣。

那楊妙妙聞言有些無奈的白了他一眼,隨后將一枚玉簡交與鷹逆,有了青罡煉岳決的使用方法,鷹逆對此到也不怎么陌生,當即就打入一些靈氣到玉簡之中。

這大鵬扶搖術名字起的雖是霸氣,可其實內容只是模仿一些飛禽的運動軌跡,如何去迎合風流,避開風阻。又如何用法力去模仿出這些飛禽飛行的軌跡。對鷹逆來說,這大鵬扶搖術最為重要的部位,就在于如何去盡可能的節省自家的法力消耗。

鷹逆捏著研究了片刻,便明白了其中關鍵,當即就一蕩法力,化作兩只碩大的翅膀于自己身后,下一刻,整個人便似利箭一般沖了出去,速度整整提升了幾倍。

楊妙妙立于身后瞧到這等模樣,也是傻了眼,明明是一樣的功法,為何不同的人施展出來差別就這么大呢?

他哪里知道鷹逆本身就是飛禽,只是變成人以后,忽地沒有適應過來。

等他想明白了這一點,不但能夠借鑒了那減少消耗的部分,而且對于模仿飛禽的部分也加以改善了。

施展出來速度自然要比這楊妙妙快上許多,且隨著鷹逆適應了這飛行之術,速度也在穩步提升。

后面那楊妙妙卻是卯足了力氣都難以追上,看到這樣,鷹逆索性停了下來,將這楊妙妙裹上,便化作一道流光,朝上流鎮飛去。

次日,還未到正午,鷹逆就提前來到了這上流鎮。

等他瞧見那條逆流的小河,這才明白這鎮為何叫上流鎮。卻也沒有太多時間去關注這事,尋了那招風幡所在的位置,便飛向那家酒肆。

此刻酒肆中除了何獨秀外,也只有寥寥三四人,鷹逆到也不客氣,直接吆喝了一聲:“掌柜的,給弄點吃的,上點好酒。老姜我不喜歡吃素,就好食肉,把我伺候好了,銀子少不了你的。”

“哎,曉得了。”這酒肆的掌柜,顯然明白這些是什么人,也只能好好的將他們伺候好了。

在一旁坐著的鷹逆,等了片刻,見對方還沒有忙過來,便自家去一旁的角落,抱了一壇子杏花酒問道:“是這酒沒錯吧?”

“沒錯,沒錯!小老兒我釀的酒,味道保管您滿意。”

鷹逆嘿笑了兩聲,這便獨自喝了起來,沒有過多久,就上來了一些醬牛肉,鷹逆也是來者不拒大快朵頤。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修士來到這處酒肆。

大家瞧得鷹逆吃得滿口生津,自然有些人把持不住,便也叫了一些酒水吃食,過過口舌之癮。

看到這一幕,鷹逆嘴角暗暗勾起笑意,沒有理會。

卻是將自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雙眼上,仔細打量遠處的遁光。

待酒肆有十七八人之時,遠處忽地飛來了五六人。

鷹逆瞧得其中一人是凌季云,這便與腹中洞天的黃羽使了個提醒。

下一刻,一曲悠悠的笛聲傳了出來。

隨著這笛聲的響起,一些吃過酒的修士都抱著肚子滿地打滾,嚎啕大喊,便是鷹逆也毫不例外。

那一直在一旁照看招風幡的何獨秀疑惑的看向眾人。

“我們被人暗算了。”鷹逆大喊道。

“哪個狗日的做的事情,老子日你奶奶了。”又有人大罵道。

就在這時,忽然傳來一聲高喝:“姜風是哪一個?殺我禾山道之人,總得給一個說法吧?”

“原來是你們這些禾山道的人在作怪,我老姜就算是死,也不會落在你們手中。”鷹逆怪叫了一聲,便踉踉蹌蹌的起身,架起不太凝聚的惡風朝遠處遁去。

那禾山道幾人見狀,慌忙催動遁光追去。

下方那些被暗算了的修士,則一一破口大罵。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